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ASQ

你好ASQ MBB,再见质量

当年硕士刚毕业一年多,误打误撞踏上质量这条“不归路”,看一切都新鲜。
又做了一年多,听说能“认定”中级质量工程师,简历费用递了一年,被打回来了,理由说“申请自我评价字数不够”,让我再交一次申请费重走流程。
人力资源给的小道消息说,是某职能部门员工调动,交接出了问题,愣是把一叠申请压了一年。

当时一发狠,中国不认我,我让外国认我。

初识ASQ,是在若干年前和一质量巨头的一次闲谈。
据说他跺一跺脚,中国质量界会抖一抖。

他说:质量是不归路,做不好尸骨无存,做得好光宗耀祖。

沧海桑田,物似人非。

看着淡金色的打印纸,感慨万千。

质量的确是条“不归路”,一将功成万骨枯。
我不是将,只不过有幸还没成枯骨。

没有”情商“和”偏执“的平衡,没有”大局观“和”细节完美主义“的妥协,没有面对高管的”浓缩汇聚“和面对基层的”发散展开“,没有”热情型人格“的支持和”思考者人格“的根基,很难走到这步。

质量是最得不到中层支持的职能,所有的动力,只可能来自高层自上而下的宣贯。
而国情和行业决定了,质量人能走上高层,屈指可数。财务、销售、市场出身的总裁对质量的理解全来自客户抱怨、外部质量成本和市场占有率,这也决定了质量人的岗位描述离不开减少(可见)质量成本、降低(外部)逃逸、提高(外部)客户满意度。
没有情商,如何在狭隘的岗位描述和庞杂的实际责任的差异里求心态平衡?
没有偏执,如何干预别人的business,让别人承认并改正自己的错误?
没有大局观,如何说服高管调整战略方向,调整各中层经理的绩效评估方式?
没有细节完美主义,如何确保每次最基层的数据采集真实可信,去支撑最终决策?
高管决策,需要把数十个项目成百上千个采样信息高度浓缩成3页精华去影响他的决策。
基层办事,需要把一个决策分解成3~5层执行文件,调整各岗位人员的行为规范。
热情型的人能感染别人,influence别人;而思考型的人才能确保每个感染和影响都朝着最终目标迈进。

就这样,从基层的质量工程师,到生产主管,到制造工程师主管,到工业工程师经理,经历了从细节完美主义到大局过渡的扭曲纠结,经历了高情商要求和偏执的内心冲突,经历了拿着三个月如山数据却无法争取管理者5分钟耐心的挫败彷徨,凭着枯骨上挂着的一丝皮肉,我走到了现在。

当年发的狠,似乎做到了,我依然不是中国承认的工程师,但却得到了CQE,CMQ/OE,CMBB。
这未尝不是偏执和执着,热情和思考的体现。

反思一下,坚持下来的关键是什么?
不妥协寻求共赢,咬着牙另辟歧径。

共勉

谨此纪念我逝去的青春,和即将到来的挑战。

Thanks for coming ASQ MBB, so long my beloved Quality.

28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