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做了五年的的质量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从毕业到现在做了将近五年的质量了,越做越迷茫,越做越发现做不下去了。我该怎么办?
   本人一个二流大学大专毕业,学的是机械。刚毕业不久进了一家日本的企业,做钣金件的,是某世界工程机械巨头的一级供应商,是他们从日本带到国内的。那时公司还只是个办事处,厂房刚建好,还在安装设备,刚好他们在招人。面试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日方总经理问我愿不愿意一直从事品质这个行业,我点点头。说实话那是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现在想来可能他们觉得招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可塑性强。自己培养起来比外招的更可靠吧。
     一同被招进去的还有其他几个人,有做生产班长的,有做钣金的,有做焊接的,都是有些经验的,品保就我一个,也就我一个愣头青。那段时间过得很轻松,甚至有点潇洒。总经理,经理和一个中方的助理整天忙着新建厂房的事,就把我们安排在另外一个中日合资的钣金厂里实习,说是实习就什么都学,然后什么都没学会。当然还要经常回去听日方那个经理给上课,讲焊接,识图,工艺,品质这些。别的没学会,就只学会了日本人那种认真负责的态度。
可惜好景不长,由于当年工程机械行业实在不景气,好多在徐工的同学先后都离开了。我们那个小办事处在快过年的时候也传来了要撤到天津的消息,我在拿到了几千块钱的补偿后离开了。
   由于那时一边上班,一边在读专接本。离开上一家公司的时候,正好赶上过完年很多公司来学校招聘,我也不管还有一年的课程了,由于我接的是建筑工程专业,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国内最大的钢结构企业。当然了,还是做个小检验员。
    一个四五千人的大厂,国企的那种官僚作风,都是说一套做一套,个个都跟大爷似的,根本没有人把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小检验放在眼里。不仅要看生产部门的脸色,驻厂监理们更是难伺候。就这样每天受着夹板气。大家不管做什么都是看背景的,一个什么资历都没有的年轻人想做点事,难!!!
    于是在13年快过年的时候,我请了探亲假回家了之后就再也没回去。过完年就一个人来到苏州,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在苏州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份质量工程师的职位。公司是做手机的,我负责成品检验中尺寸那部分,上万人的大厂,光是OQC工程师就十几个,分别负责不同的部分。客户是美国人,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应付。根本用不到什么七大手法,5why之类,就是找出点问题或者遇到客户投诉,开会,没完没了的扯皮。
     干了半年索性跳槽来到现在的公司。
     目前这家公司是做的最久的,也是最让我感到迷茫的。
      公司规模很小,只有七十来个人,美资企业。我觉得小公司又是外企人事应该没那么复杂,然而我错了。公司在行业内有点名气,中国分公司基本不从事生产,主要就是从国内采购零部件,在这边检验合格后直接发往美国组装。这样来料检和供应商管理就显得尤为重要了。由于公司所涉及的物料种类非常多,有钣金件,机加工件,电子件,塑胶件,线材。而检验员总共就四个,同时经理要求每个检验员所有的物料要全部都会检验,我对机加工类,钣金类还有些了解,对其他的没什么经验,这就给别人找到了口实。QA部门总共就4个SQE,5个IQC,1个经理,经理已经做了9年了,4个SQE中一个负责体系,但是对专业内容一窍不通,只是做的比较久,深的经理赏识,负责钣金的SQE是从产线提上来的,还有两个负责机加工件,都刚来没两年。一个是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一点一点做起来的,工作兢兢业业,老板虽然待他不薄,但活干的也最多,还有一个刚毕业没多久,不求上进,但求安稳。四个检验员都没来多久,有三个比我早两年,也都是刚毕业没什么经验的技校过来的,别看我们厂子不怎么样,经理对我们的要求还挺高,希望我们什么都会,最好经过我们的眼睛所有问题都能发现。我来那段时间QA部门刚经历一次人事震动。负责钣金的SQE跳槽去了我们的供应商那,两个检验员先后离职,在我后来经理只得另找了一个检验。
   这其中还有一个IQC一直没说,因为她的位置最为特殊,事也最多。来这公司10年了,比经理资历都老。然而10年来还是一个检验员,没有任何长进,然而她也没闲着,几乎所有的事跟她都能扯上关系。经理也不傻,这些年在一起共事,她什么水平看的清清楚楚,宁肯外招工程师也不愿意提拔他,她则是为了上位不择手段。有一段时间突然提出离职,走就走呗,整天在背后捣鼓,蛊惑人心,让大家都跟她走。老板刚开始已经在她的离职单上签字了,后来竟又把它留下了。后来才明白她仗着自己是这边唯一会点三次元的人,跑到大老板那哭哭啼啼,经理又想招到经验丰富的,又迫于能开的薪水有限,没找到合适的,在舆论的压力下,只得把它留下了。留下来那一刻,她像是打了一场胜仗一样开心。但是经理也招了一个懂CMM得算是对她的回击。虽然答应让她做IQC的主管,但是公司里根本没有主管这一级别,只是象征性的提高了三坐标的绩效,算是对她的补偿,口头上说她是IQC的leader,其实一直有名无分。
     在这之前还得插上一段就是负责钣金的SQE走后,依然没有提拔她,同样是外招了一个。谁知引狼入室,这才是噩梦的开始。新来的钣金SQE在25岁以前都是一个运动员,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那种,退役后没事干去了一家厂子里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脱离基层做起了研发这个闲职。来这以前对品质一无所知,更别说专业知识了,嘴里偶尔蹦出的几个CPK这类的词还是网上刚百度过来的。唯一的特点就是嘴能说,能把死人说活,当然这也是SQE需要具备的能力之一。
     这个SQE没来多久能力就暴露出来了,什么都不会做。每次IQC开出不良他会拿着我们的报告过来问我们可不可以给pass,是让步接收还是退回去,真是可笑。而且他对流程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不知道什么时间该做什么,屡屡被其他部门投诉到经理那。这也被伪主管看到机会了,她趁机在众人面前帮他,作为回报他都要听她的,两个人没事就在一起,后来发展到只要有时间也不顾其他人了,当然用的最多的借口还是讨论技术问题。当人别人也都不是瞎子,二人的奸情没多久全公司都知道了,唯独我们经理蒙在鼓里,可笑。
      这样一来她就更加没有原则了,更加肆无忌惮了。只要是钣金的供应商都要听她的。有一种金属喷漆外壳,仅仅是个外壳加了一个盖子,三家供应商在做,一家做了四年了,两家做了两年了,整个产品寿命周期都快完结了,到现在还是问题不断,没有一批没有退货,每次只来几十个啊。更过分的是每次都强迫供应商来我们公司全检,刚开始的时候供应商还在家里检,后来干脆不检了,反正不管怎样都要过来检,都要退一批回去。更离谱的是即便如此每一批都会从生产线退下来几个不良(产线说没检验出来,这个产品在苏州组装)。其实大家的心里都是这样一个想法:IQC不管好坏退几个回去以此表明检出问题了,再出问题就与她无关了,产线也一样,出现问题就不是作业员的事了。更可气的是经理有一段时间为了刷存在感硬生生的把两批检验好的盒子给退了回去,理由是焊接后有凹痕。那可是点焊啊,1.5mm后的板,焊完后陌上腻子喷完漆以后啊。不仔细看完完全全看不出来。供应商直接来了句这几年都是这么做的,也没见有客诉啊。自从这件事过后我就再也没有检过盒子。这件事倒是让这个SQE看到了拍马屁的绝佳机会,他完全顺着老板的意思,全然不顾自己的职业操守,本来也没什么职业操守。这样的事在这两年还有很多。这两年我们的钣金件被客诉的越来越多,有几颗料还是多次被客户投诉。同样的问题客户刚发完投诉邮件,我们补了一批过去,结果同样的问题再次发生,气的美国公司质量经理过来质问我们经理到底在干嘛?
    到现在他已经有点喜欢客诉了,因为一旦客诉过来,可以立马申请去供应商那,吃吃喝喝,临走还拿着,完全不顾问题有没有解决。而那个伪主管的作用就是他的帮凶。
    从刚开始帮他说话,到后来每次出了事给他擦屁股。每次因为不懂不能判定能不能出货,耽误出货跟别的部门吵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IQC渐渐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虽然我一直在和他们可以保持距离,可是还是没能躲开是非。他因为不懂,每次检出不良他的意思都是让我们改报告,变成合格的,这样在出货就跟他没关系了,我靠,有这么做SQE的吗?4个IQC在和他吵了几次后,现在就只有我还在坚持我的原则,如此一来我也就被孤立了。现在我们的标准流程一天变三回,都是为了能让这一对能交差,让他们在老板面前表现的好一点。虽然一直很鄙视他们在背后说三道四的,不管有没有名分,作为上级去到领导那到自己下属的下报告,想来就让人恶心。
  我也知道每天这么勾心斗角不是办法,大好的青春年华就浪费在这两个狗男女身上不值得,好几次把离职单都打印好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一丝不甘心。无数次问自己就这么退缩了吗?天下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难道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吗?总想做出点成绩证明自己是对的,可是又是在太难,太难。
对“好”的回答一定要点个"赞",回答者需要你的鼓励!
已邀请:

史丹佛芝加哥牛津 (威望:73) (海外 海外) 机械制造 运营总监 - MBB, CMQ/OE, CQE, Red X ...

赞同来自: KisJim romanli jacd Alisha2016 senswn 盛夏的石榴树 SCUGJ 岳1988 snowwolf kxn1 LeslieShu ZL_tang 长安朝阳 sunnyxiao13 wsycool JJJJJJamie 懵懂少年 追逐繁星的孩子 lcj2445 cutercoco harveyhsu 简单=快乐 gsq08 格林凯特更多 »

感觉楼主传递的中心是——周围环境持续的乱,因此导致了自己做不出成绩。
 
性格决定命运。
 
分享段经历:
我刚从业时是产品改良工程师,公司质量也乱。老部长刚走,带走一批人才;新经理来,满嘴放炮巴结总裁、没能力却喜欢当着供应商的面打压贬低下属、伪造数据功劳自占,导致原本士气低落的部门进一步消沉,半年人员离职率超过30%,部门口碑历史新低。怎么办?
 
如果我也怨天尤人随波逐流,那我就废了。而且废我的不是环境,是我自己的心态。
我当年的态度是:没人肯干的,我来。
 
作为入职半年的新人,我扛起最老大难的问题——产品系统噪音——一个工地怪工厂、设计怪制造、制造怪供应商、供应商怪设计的扯皮问题。
 
拿到项目的第一天下午,我就没理主管“不用管”的指令,花大半个月工资自费从中国南飞到中国北,奔赴工地跟着老师傅通宵采集数据,勒紧裤腰带请了顿宵夜算拜师,然后挽起袖子拿着砂轮机尝试打磨、拿着铁棍矫正、用手指去感受机械连接点的过渡、毛刺、间隙,一步步记下调整过程,每个噪音点每个调整步骤前后的分贝值我都录音,师傅烦了我就递烟说好话,一台10几吨的货,平时整改1小时的功夫愣是被我从晚10点多折腾到早5点多。。。
 
隔天开会时我把产品每个噪音点的新设计、装配整改调整方案按噪音贡献值排序,分享给开发、制造、采购。
刚开始有人扎刺,我一声不吭开录音放数据和统计分析,然后就再没人挑刺了,人人在制造副总裁面前争着领任务。
结果是,开发主动挑起产品容差设计任务,从而从设计源头减少了制造和供应商关键公差个数;工艺主动制作防错工装,减少了制造过程检验点;制造不仅指派专人监控尺寸点,还把关键工艺变成特殊技能考核要求,给做得好的产线工人技能奖金;而供应链,则开始对关键公差搜集Cpk——三个月后,产品噪音从67降到58,比图书馆还安静。
 
类似的故事我还有不少,不赘述。
质量人最强大之处,在于不管技术、工艺怎么资深,不管生产怎么位高人多,不管供应链怎么富甲权重,站在应用统计的客观证据面前,他们连推诿的机会都没有。
同时,质量人要做到的,是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想方设法给公司创造价值:
——快速学习的能力;
——用最少抽样得出最客观决策的能力;
——用最快速度挖掘出根源及贡献度量的能力;
——用最清晰的思路引导所有专业部门快速达成共识,集中优势兵力解决问题的能力;
——让各部门共赢的能力;
——找最经济解决方案、避免over engineering、降低总成本的能力;
——推动最上游改善,减少下游质量成本的能力;
——把所有问题、责任和P&L关联到一起,让经理知道质量人在搞什么飞机的能力;
 
When you say it's hard. You just tell me it's hard for you.

30 个回复,游客无法查看回复,更多功能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