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那些年】我撒过鲜血的地方


1992年春在学校召开的毕业生招聘会上,因为该厂的人事科长的热情我毫不犹豫的和一家国有大型重工机械厂的分厂签了约,完成了从大学生到‘国家干部’(注:当时在我自己的心理是这样想的)的转变。签完了后作为来自农村的我才搞明白,原来我去的不是国营企业,而是一家大集体厂。
在20年前国营和大集体是有天壤之别的,所以在招聘会上,很多国营厂子每当我往他们的摊位前面一站,招聘人员无论男女都会板着脸说:‘我们不要女的’。而我们厂的人事科长却很热情地欢迎我到他们厂,我不记得当时我们交谈的内容,但是我却记得离校时,科长亲自带人开车接我去工厂报到,他扛着我的行李的背影至今还印在我的脑海了。
进厂后第一年我们要在车间实习,就是跟在工人后面给他们打下手。记得我被分到了机二车间,有一些车床进行轴等大型主件的加工,主要的工作是装配。我的师傅叫王毅是一名钳工,就是负责装配的。现在当年五千人的工厂已经消失多年,原来厂区的地方被一个新的住宅区取而代之,当年的师傅们应该也都退休了,虽然多年不曾谋面,但是有三件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老赖做主任是一时,但是做人却是一世’。上班不久,恰逢总厂把我们原机二的车间主任调回总厂,又派来一位新的姓赖的主任,上面这句话是他上任时在车间大会上说的。这句话对我后来的职业生涯有很大的影响,可以说我一直就是以这种‘一世做人’的理念作为后来的处事原则。无论你今天如何得意,无论今天你是谁的领导大家首先是社会人的关系,换个时空甚至角色还会互换。做人首先要做好一个社会人,要从长计议,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伤害自己做人的口碑。(那些在监狱里,还拿自己当领导的人,另当别论哈。。。。。。)
我师傅拿着撬杠追打检验科检验员的情景我至今记忆犹新。因为是重工企业,所以我们一般一个月甚至几个月才能出厂一台设备,而且这台设备又总是在某个月的最后一天才能完成。如果如期完成了,那么这个月大家的奖金就有着落了,甚至有时候集装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我们检验科签字放行。但是这个时候该死的检验科又经常会找出这样那样的理由,不放行。记得有一次,不知道又发现哪个尺寸不合格了,恰逢月末百十号人瞩目着呢,生产、开发的科长们都来到了我们车间,开发科长都说没有问题,可那个检验员还是不同意放行,僵持之中一句不和我师傅拿着撬杠追赶那个检验员要揍他,搞得他到处跑,大家紧着拉架。最终开发科长让他们科的人紧急开了三联单(也许是五联记不清了,像现在的手写发票,不过是带印纸的,上面写一遍,后面几张就都有一样的内容了,各个科科长签字后,上面一张开发留,其余撕给各个科档案员收起来),这时检验科长也来了,各个科的头目现场签字,然后现场撕下来给那个检验员一张,他就签字放行了。当时非常不理解,为什么那个检验员那么刁,我们的设备往往比两层楼还要高,那么多零件装配起来的,有点儿差池太正常了,再说画图的开发科长都说没有问题了,何苦呢?做了多年质量管理我才知道,这个检验员的精神是多么的可贵,一直到原来我们的三联单原来ISO标准上叫让步。
1993年春节晚会有一句台词我至今记得‘大夫您再给我缝一针,凑八针吧’。看到这个小品我觉得宛如给我量身定做的。92年进厂不久,在秋天,周日加班,一个钳工师傅(不是我师傅,但是是我师傅的朋友)让我帮他扶着油缸,他用高压空气试缸,活塞蹦了出来,把我的眼镜打飞了,在颧骨上打出个口子来,整整缝了八针。第二天那个师傅到宿舍看我,当着很多人的面给了我100块钱,后来我师傅让我在没有人的时候把钱还给那个师傅,因为他也不是故意的、因为他家里也很困难、因为我受伤了的费用厂里会给我。再后来厂里的人都说那个害我受伤的师傅人真不错,我受伤上了,还给我100块钱,当然我早就按照王毅师傅的指示还给他了。。。。。。
感谢上帝,感谢诸神,虽然至今伤疤还在脸上,但是如果我不说,没有人看得出来。感谢这两位师傅,他们让我知道,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相,大家说得也未必是真相。

31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