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质变4:部长会议

(今天灵感一现,将这部纪实取名叫“质变”,“质”当然是质量的意思,“变”涉及到文章里方方面面的情节变化。前面章节请查看我之前的文章)

李岳山抬手看了一眼腕表,9:26,每日部长会议即将开始。
当李岳山拿起手提电脑走进部长会议室的时候,其他部门的部长们早已落座了。
3米长1米宽的会议桌,正对门的空位是工场长加藤诚的,而在加藤诚左右手边,分别是制造部长郑良文和品质部长李岳山的位子,
再其次是技术部长陈海明,生管部长曾仁善,人事次长黄艳霞,工场长助理川上敬一。
T社建厂至今24年,现有的4位部长的平均工龄都在15年以上,可以说是长期以来雷打不动,稳如泰山,所以这4位部长也被T社的员工们戏称为“四大金刚”。
李岳山扶座入席,斜眼瞄了一下旁边加藤诚的空位子,虽然加藤诚人还没到,但李岳山已经莫名的感觉到一阵阵的压抑。
为什么呢?
因为李岳山的劳务合同已经过期3个月了,但到现在加藤诚还没有给续签!
李岳山是新加坡籍华人,在T社的合同是2年一续签的。
T社的工场长是每5年换一任的,李岳山在T社待了15年,几乎每届工场长都会主动提前帮李岳山续签,但这个加藤诚却是个例外。
日资企业在裁人时玩儿的什么套路,资历深厚的李岳山当然心里倍儿清。
因为都是十几年的老员工,企业如果裁员的话,需要支付一笔相当数额的赔偿金,尤其像李岳山这种月薪2万以上的,那么赔偿起来更是个天文数字。
所以日资企业一般不会直接裁人,都会变着法子让你受不了,然后自己主动走人,这样企业就可以不用支付赔偿金了。
自从1年前加藤诚上任以后,李岳山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这任工场长是要拿自己开刀了。
先不说加藤诚平时各种数落自己品质管理的差,并且还以各种借口招聘外来人员安插眼线到自己部门里,还以多种理由拒绝品质部门人员的升职申请。
“想玩儿我,你还太嫩!!只要我不想走,谁能拿我怎么样?!”李岳山心中忿然。
长期的部长尊严给了李岳山自信,他抬起脑袋,双手抱胸,高傲的长吸了一口气,这些职场的小九九他李岳山见过的太多啦!
李岳山脸上的这一连串表情变化没逃过对面制造部长郑良文的眼睛,
“看来这老李又要耍什么鬼心眼啦!”
郑良文心中嘀咕,毕竟大家共事了十多年,彼此之间再了解不过。
郑良文知道,极其“随性”的李岳山一旦脸色难看,十有八九是要“挑”别的部门的毛病了。
而源于制造部和品质部的“天生对立”,郑良文觉得,今天的这个部长会议恐怕不会好过。
“お-す(早上好!)”
刚过9:30,一脸微笑的加藤诚快步走进会议室,向大家问候到。
“お早うございます(早上好!)”
4位部长也赶忙起立鞠躬向加藤诚问候。
“じゃ、会議を始めましょう(我们开始会议吧)”
加藤诚示意大家入座,会议开始,人事次长黄艳霞赶忙跟随翻译。
在四大金刚中,郑良文是自学日语,虽说语法不甚精通,但因长期伴随日本人左右,口语已是相当流利;
陈海明是台湾人,日语也自然不差;
曾仁善曾经在日本打过工,听说读写都是一流;
唯独品质部长李岳山,因仗着自己英文好,所以一直没有用心去学习日文。
所以每天部长会议时黄艳霞的翻译,多半是为了翻译给他李岳山的。
首先是郑良文用日文报告,
“昨日生产按计划推进,无特别异常。”
郑良文表示已汇报完毕。
“嗯,品质部。”
加藤诚示意李岳山开始报告。
“昨天出货到广州客户的0085转动轴被客户投诉批峰不良,比例35%,在库已全检完毕,原因对策需要后天提交。”
李岳山用中文讲到,黄艳霞紧接着翻译给加藤诚。
李岳山掌管品质部十多年,公司的品质问题都是他李岳山说了算,他说这是个事儿,那就是个事儿,他说这不是事儿,再大的事儿他也能压下来。
这就是品质部长李岳山的本事。
在部长会议上,除非是客户那边直接投诉到工场长的大案子,一般的品质案件李岳山都会选择看自己的心情,心情好了就不提,心情不好,那就让其他人也陪着自己难受难受!
所以说众人眼中李岳山的“随性”,绝不是空穴来风!
其实关于这次客诉异常的原因,李岳山心里很清楚是制造部的管理出了问题,但如果直接点名制造部的话,这得罪人的帽子可就扣在了他李岳山的头上了。
所以李岳山报告时话只说了一半,等着加藤诚来质问,若郑良文答不上来,那可不管他李岳山的事了。
没等李岳山讲完,郑良文便眼角一挑,不满的看了一眼李岳山,示意他李岳山不应该在部长会议上报告这样的“小问题”。
李岳山感觉到郑良文眼光的火辣,但就是假装不看郑良文一眼。
“制造部,为什么那么多不良都没看到?”
果不其然,加藤诚眉头一皱,责问制造部长郑良文。
“当时QA判了OK才出货的。”
郑良文统管制造部400多号人,脑子转得快,非常人可比,瞬间就把皮球踢回给了李岳山。
他李岳山心情不好,但他郑良文又岂是谁都可以捏的“软柿子”?!
“对!QA是判了OK,但是按照标准0.1以内判的,谁知道你们后面生产的产品里面有0.2的不良品呢?!”
早料到制造部不会在一招之内就范,李岳山在报告之前做足了调查,立马反驳到。
“检查标准里面没有规定说要全检啊!”
郑良文又直指品质部的标准规定不完善。
“那检查标准也有你们制造部签字啊!”
能在T社立足,口才必须要好!李岳山当然不是白给的,陪着郑良文“逛起了花园”。
看着自己面前的两名部门高管争执不休,压根儿没有自我反省的觉悟,加藤诚心中甚是窝火。
此时集团总社长黑川吉野的一段话再次浮上了加藤诚的脑海。
那是在日本总部为加藤诚即将上任T社工场长举办的欢送会上,现年78岁高龄的黑川吉野语重心长的对加藤诚说,
“伴随着日本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日本企业也在走向老龄化,固执陈腐的思想,不求上进的勾心斗角,
对新思想,新人的排挤,犹如一座座往上垒砌的坟墓,正在埋葬日本企业的前进速度,所以“换血”势在必行!”
从老社长悲壮而坚强的眼神中,加藤诚读出了老社长话语中的“血腥味”,既然是换血,势必有“执刀人”与“流血者”,但在以和为贵的日资企业里,这种改革注定将是困难重重!
所以加藤诚一直在寻找机会,或者说在等某个人。
“那发生原因又是什么?!”
加藤诚压了压自己的情绪,打断了眼前两名部长的扯皮,极其不耐烦的大声质问在座的各位。

下周待续------
 

11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wdreader
wdreader

质量故事炮儿

推荐文章

文章状态

  • 发布时间: 2019-12-28 14:58
  • 浏览: 837
  • 评论: 11
  • 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