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极品顾客

周六晚上婧婧学完钢琴回到家,已经接近八点,她忽然突发奇想非吃牛排不可,没法子只好带她到最近的上岛咖啡,去吃黑椒牛排。婧婧一个人就干掉了整整一份牛排,饭量真的大得惊人,比她妈妈吃得都要多。老婆笑得特开心,孩子正在长身体,多吃点有营养的。不过老婆是吃不了这种7分熟的牛排,点了一份石锅拌饭,我是要了一个卤肉饭。婧婧抱怨:“今天的牛排不如上次的嫩。”我赶紧打了个茬把话接了过去,上次我点的是五分熟的,老婆是无法接受这种半生不熟的东东的。上岛的牛排还不错,但石锅拌饭实在是差强人意,居然没有韩式辣酱作为作佐料,吃起来没滋没味的,而卤肉饭,那叫一个油呀,我吃了几口就被腻住了。看来,这家上岛店确实不咋地,比起劲松店差得太远,下次不能再带婧婧到这个地方来。一顿饭吃下来,婧婧十分满意,老婆虽然觉得味道不好,也吃了个囫囵饱,只有我最近对过于油腻的食物不是很有兴趣,只吃了个半饱。我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家驴肉馆,就和老婆协商了一下,买两个驴肉火烧当宵夜。这家驴肉馆,我来过几次,其中就有一次碰到伙计要求老板加薪,现在那个伙计不见了,但驴肉馆扩大了,从一个外开间变成了内外两间,老板还是那个长着圆圆脑袋,剃着光头,趴在柜台上像个西瓜,眯起眼睛笑起来像八戒的老板。伙计变成了他的老婆,还是被忙得团团转,但毕竟是自己家的生意,累就累点,小本经营比不得大饭店,如果你恰好碰到夫妻俩个中的一个去送外送,那么留在店这一个人就即是小二,又是厨师,用老板的话来讲,这起早贪黑的挣得就是个辛苦钱,发不了家,在北京也安不了家。反正就是听老板这么一说,谁知道这是不是这个“猪头”招揽回头客的伎俩?对于我来讲,好吃,干净是摆在前面的,其它的再讲。我要了两个烧饼打包,坐在外开间的一角等待。紧跟在我身后进来的是一位,打扮入世,一身职业装的女士,身材很高即便不穿高跟鞋,也不会比我矮(在下1.73m),穿上高跟鞋,就让我不得不仰视,她有一副超好的衣服架子似的身材,我本以为她是个东北妹子,没想到一开口低声软语的居然是吴越腔。“老板,闷子(闷子火烧)多少钱?”高妹问。老板马上堆出一张笑脸,弯下腰凑了过去:“4块一个。”“哦,你们卖闷子吗?”高妹继续问老板答:“卖。”高妹叹了口气说:“你看这么办行不行,我买个白火烧,来点驴肉,闷子自己夹。”老板一愣,表情有点发僵,但笑容还挂在脸上:“可以,要么来2两肉,来一块钱的闷子,2个火烧,再来碗汤。”高妹笑了,声音更甜了:“这么多,我可吃不了,就来10块钱的吧,一个火烧,一块钱的闷子,肉你看着切,汤就不要了,这不是有茶水吗?”老板点点头,悻悻地走开了。老板一撩门帘进了后厨,老板娘包好了驴肉火烧从里面走了出来,向我走过来,高妹儿,正在认认真真地清洗着茶杯,这时随着一阵嘈杂的咚咚作响的脚步声,从外面进来6个大汉,个顶个身材都在1.80以上,都是肌肉发达,穿着休闲的衣服,看不出他们是干什么的,也许是保安?保镖?还是...反正让人觉得气氛紧张。带头的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脸乱七八糟的胡子茬,他看了看屋里的状况,就对身后的几个小伙子吆喝起来:“过来拼桌子坐一块儿。”几个小伙子,就手脚麻利地开始乒乒乓乓地把两张桌子对在一起,周圈摆上椅子。老板娘拿着我的钱,愣愣地看着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老板也一手托着一盘切好的驴肉和闷子,另一只手拿着个小筐,里面放了一个白火烧,从后厨走了出来。他一看到这景象,赶快把火烧和肉放在高妹的桌子上,再露出灿烂的笑容问中年人:“您要吃点什么?”中年人说:“先来一箱啤酒,切二斤驴肉。”“二斤这么多人,不够吃,来五斤,吃不了打包。”那几个年轻的显然不满意。中年人对老板讲:“那就来五斤,那个火烧还要嘛?.....”他和兄弟们商量着。我对面的高妹皱了皱眉毛,从包里拿出手机,插上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般慢悠悠地对付着眼前的肉和火烧。我从老板娘手中拿到找头,向外走去,屋里人声鼎沸,似乎有数十个人在里面聊天似的。我没去看老板的表情,不知道这时他是该高兴,还是又出了白毛汗?有意思,怎么在一个店里,在一个时间段内居然坐了两拨“极品”的客人。

25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