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那些年】不悔路 __ 成长日记(全)



本文是为了忘却的记忆;记忆所至,笔之所至;零零碎碎不成文。
分为7部,后面两部,现在是写不了的。

追梦 => 梦碎 => 第二梦 => 扬帆 => 破浪 => 征途 => 梦圆, 彼岸?


年已过而立,岁月悄悄的爬上了眼角,镌刻上了一道道痕迹。
家已成,业小立;才发现:
往日的峥嵘,早已归于平谈;毕露的锋芒,早已藏在内心。
原来,与家人在安安稳稳的一起生活,也是一种幸福;
原来,偶尔远方朋友电话的一声问候,也能让你开怀;
原来,两点一线朝九晚五的职场工作,也是一种享受;

偶尔闲暇,静坐书房,闭目小憩,耳边飘着悠悠的音乐;华仔的
才发现,在内心的深处,原来还隐藏有如此之深的激情澎湃的回忆。
原来,平淡也不能成为忘却记忆的理由;
原来,锋芒还可以时不时会从内心绽放;
原来,生活能选择活得平淡,过得简单;

追梦:

生于偏远赣西,群山环绕的一个小农村。父亲是奶奶改嫁后带过去的,曾改姓随养父,后改回本姓;所以,我们家在村里是小姓;多多少少会受到一点孤立及排挤。我父亲小时候感觉尤甚,记得小时候经常告诉我说:“伢啊,以后一定要出去啊;呆在乡下没出息啊。”
父亲是70年代初的高中生,也算是那个年代高才生;但是由于养父病重,不得不一边学习一边干农活赚工分;直至后来病危,不得不辍学挑起家庭的重任;从此与学校门绝缘,从此留下遗憾。于是父辈的心愿转嫁成对儿女的期望。“一定要好好读书!”父亲反复如是说。
父亲是写大字报长大的,写着写着居然也练成了一手不错的毛笔字。小时候告诫说:“做人就像写字:‘横’平‘竖’直,方方正正;也要有‘点’小灵活,路才会像‘八’(念:笔画,不要念八)一样越走越宽。”过年我带着自己一年自认为得意的“书法”作品回家让父亲鉴赏;“子不成字,体不成体;回去练练再拿回来。”父亲,一瞄之后,风轻云淡如是说。 父亲,总是对我们高标准,严要求;却自己拿着我的字偷偷的收藏在柜子底。

就这样怀着父亲的期待,读书,读书,再读书;总算走出了群山。2002年6月,兜里揣着300大元,用一个塑料袋子装了一身换洗衣服;在与同学疯狂一宿后,带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势,飘飘然南下广东。特区,我来了!爸妈,等我衣锦还乡!

梦碎:

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是很骨感的。命运总是爱和人开玩笑!

半个月混迹在东莞的智通和基业人才大市场,居然没有一位伯乐能够发现这位充满激情的小青年,能提供一份让他满意的工作。后来,迫于囊中钱财耗尽,为了生存;不得不进了大朗的C轴承粉末冶金工厂(台资)当储备干部:月薪800元,在车间实习满1个月后,转设计部做产品设计。记得当时那位慈祥台湾阿伯在人才面试我的时候只说两句话:
“能吃苦不?”;我挺直腰说:“能!”
“那就跟我好好干吧。”;我拍着胸脯讲:“好!”
就这样开启了我的职业生涯;但是,一个月粉末冶金的车间实习当头给我我一棒:真正的生活,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车间里机床的噪音,空气中金属的粉末,2天12小时休1天的轮班……无不随时提醒着我:这就是真正的生活。4周后,我提出了辞职;
“小伙,我之所以要你下车间实习,就是要挫挫你们的锐气,让你们以后踏踏实实的干活。你是第一个干满4周的大学生;不应当提出要走的。”指了指旁边那张办公桌和电脑,“这是给你准备的。” 阿伯拍着我的肩膀,满脸遗憾的说:
“我是农民出身,赶上了大陆的好政策,才有了今天的身家。但你们不一样,是大学生,一定会有大出息。我知道是留不住你们的。”语气一顿,直视着我;“但你们刚毕业,知道什么是5S,什么是ISO9000吗?要学的,要走的路还长呢!一定要想好自己以后要干什么?”阿伯语重心长的告诫说。

就这样,我的第一份工作就如此仓促的开始又结束了。

愿:老伯,越来越好。

第二梦:

辞工后,老伯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徘徊。是啊,我是要走出去!但走出去以后,我的路又在何方?5S,ISO9000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老伯要郑重其事的提起他们?在向同学打听,上网查询后,死记硬背也算是有点明白。
与此同时,有刚进在D公司的同学说,那边还需要找应届生。经过一番考试,面谈面试后,终于如愿。在短暂的入职培训后,岗位居然是在Trial Production Line;当时很奇怪,当时面试时候面谈的生产和质量的主管,为什么是岗位居然是Trial Production Line的IE工程师?直至1年以后,和人事聊天才偶尔得知:去TPL纯粹是一种“巧合”。当时面谈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居然知道5S,ISO9000;让生产和质量的主管有种“惊艳”的感觉,争执不下;后来人事部门不好裁决,就只有牺牲我去TPI实习。
是啊!一辈子我都要感谢那些促成这个“巧合”的人。要不怎么能结识如此多朋友?怎么能接触那么多先进的管理知识?怎么发现我自己前进的路?
TPL是专门为新产品Pilot Run而建立的一条生产线。它的存在,就是为新产品Launch Run之前收集尽可能的数据,发现并解决问题。产线经常随着产品的变化而变化,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排成O型,U型,三角形……;总是能变着法子“玩”,line layout ,测工时,线平衡评估及改善……;
三个月实习期满后,还是被质量要了过去当IPQC(In Process Quality Control) Engineer,带三条产线的QC。但有意思的是:又再过1个月后,部门重组;除了体系及负责客户的QA外,所有负责线上的质量的QC及IPQC Engineer又被划分为生产直接管辖。在这里知道了什么是Cpk,SPC,8D,Pb free ……;知道了5S,ISO9000原来不是那样简单;原来还有TS16949,6 sigma……

在这里要感谢那些帮助过,鞭策过我的领导们,朋友们以及铁哥们:

赖总:
我遇见的第一位职业经理人,也是我的标杆。
亲自组建各种读书会:还破例让我这个半路杀入IE的愣头小子有机会系统的学习了IE知识;
当开质量周会,我们报告问题,有部门扯皮的时候,您总是那么举重若轻的分派任务;让大家都毫无怨言。
每逢传统节假日上班,都亲自站在刷卡机旁,和每一位员工们握手问好。员工有几千个,您五六十岁的身体受得了吗?08年听说您身体有恙,现在还好吗?多保重身体!

黄经理:
直接上司。你总是比赖总还忙,呵呵。半个月在台湾,半个月在大陆。所以,你总是大手一挥“放手去干吧,出问题我兜着,以后不要犯相同的错误就好。”
你还说:“干得好的,他不走我偏偏要赶他走,他们有更好的舞台;干的不好的,他不走我偏偏要撵他走,受过这次教训就知道痛了吧;所以,留下在我手下的都是……”说完哈哈大笑。
后来,我没等你撵我走,你自己就先去了F公司;可惜,也无缘在F公司一见。

罗主管:
TPL的直接领导。一位慈祥的好领导;总是不厌其烦的帮助我们这些新人;讲你的工作,生活的经历给我们听;这对我们刚出学校门的我们是多么难得可贵的经验借鉴。当时在公司内部有那么一句话:“老罗手下我弱兵”。咱们TPL线随便出去一个都是多能工,班组长的料。呵呵,至于我们,创业的,当经理,主管也是必须的。老罗,你看,我们帮你长脸吧!

还有上进的王MM,强势的张MM,温柔的刘MM……你们都还好吗?有时间回去请你们喝酒,不过别再灌我了。

王哥们,邓哥们……什么时候再有时间在一起WOW,或征服者一下。

扬帆

在D公司短短的两年是充实的,快乐的;但是未来要干什么,也是比较迷惘的。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PDP(Personal Development Plan),只知道要向“钱”冲。于是,当F公司到公司门口宾馆招聘的时候,就这样认识了沈课,一路跟到了深圳龙华,烟台……
在F公司是压力山大的,在D公司学到的知识在这里都可以很快的应用。它为员工提供的平台,是我至今为止见到过最大,最高的。以致,在今后的管理生涯中,还经常怀念它的好。
F公司的质量当时是实施的客户产品项目质量管理 + 传统的质量管理,是垂直+水平整合后的产物。优点的是:快速反应,能始终如一的贯彻客户需求;避免在实际生产过程中由于质量沟通和标准不一致的浪费。缺点是:多头管理,一个QC要除了他领导的之外,要听N个项目负责人的;
当时刚进公司的时候,担任Acer电脑的Project QE。正好遇上新产品(H系列)开发,没日没夜的和PE,ME一起跟了一个月的模。经常白天睡觉被沈课的电话吵醒,我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去;转量产后的,各种尺寸让步样,我只是凭着专业的知识确认;给客户的外观让步样品,我也是凭着对客户需求的把握放行。刚开始,沈课要求去现场适配,找客户确认;我自然是据理力争说“不用,我心里有数”;居然从无因我签署的尺寸,外观让步样品放行导致的公司内外部客户抱怨,不得不说是个奇迹。后来,沈课也懒得说我,管我了。
我离开公司后,在深圳请沈课吃饭的时候,开玩笑抱怨说:“在你手下三年,从深圳到烟台,再回深圳;居然从没有被你骂过,正儿八经管过;真是我的遗憾。”
沈课笑着说:“家里事情有你撑着,我多自在,没事可以天天翘班去看世界杯。何必管呢?你做事我眼睛盯着呢!”
沈课原来你狐狸大大的狡猾;那时我才反应过来,姜是老的辣。为什么沈课对年轻气盛我的那么包容?没有因为工作态度的原因给我难堪?反而给我打A+绩效,让我成为Leader帮你处理事情;原来你是为了自你“好有闲去看世界杯”。
沈课,你之前和我说的“要做事,先做人”,“管事就是管人”,“换为思考,帮助别人成功,你也就成功了”……这些告诫我做人做事话我还记得;以及你的为人处世将作为我的榜样,使我受益终生。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F公司认识我现在的老婆。现在还怀念那时候的约会时,酸辣土豆丝+剁椒鱼头的味道;下班一起绕着工业园散步的悠闲(注:那时候的我俩散步是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差半个肩;现在想想是有够传统的)。懂了一个“boy”转变成“man”的背后,一定有个值得让你真正去爱的女人。为了她,可以抛掉以前的陋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率性而为;更加了解身为一个”man”肩上责任,活着不光要自己“走出去”,还要身边的亲人&朋友一起“走出去”。

2007年,我才真正明白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

破浪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业有闲暇,则便思迁。2006-2007年,在F公司经历过厂房从搬迁(深圳 => 烟台),产品转移后;随着产品质量越来越稳定,工作变得越来越安逸;常常在想,是这样一直下去呢?还是再挑战下自己?“修身”,“齐家”的目标有了;但我要“治的国”究竟在哪里?
2007年中,由于F公司内部一些事情以及个人的职业发展规划;选择了离开,加入了A公司(外企,深圳松岗);面试我的是Z总,香港人;精通白话,英语,普通话。入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公司还有一位质量经理朱;他是前任老总从在武汉一家大型国企挖过来的;干过咨询,审核;精通法语,英语,普通话;在法国求学过。但是有腿疾,严重的关节风湿,不良与行;平时拄拐可行,但是一碰到阴雨天气,简直就要命。
一个月后,Z总领着一个帅哥到我前面说:这是J,职位是Production Engineer,有空你教他熟悉下产品以及环境。J是老总亲自从马来西亚招过来的Production Engineer;精通白话,英语,普通话,有英国求学经验。80后,据说在Honda干过汽车的室内设计,但是后来证明Pro/E, 3D-Max,甚至CAD都不怎么会使。
当时老婆(那时还是女朋友)还在烟台,所以选择了住厂内宿舍(单间,有单独卫浴,空调)。那位马来西亚的哥们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也还无悬念的住宿舍。晚上没撒事做,偶尔去附近的酒店和上两杯;大部分时间就在一起办公室了解公司产品,行业情况,上网看个电影什么的。偶尔他拿图纸来问,甚至叫我帮他出图;我都毫无保留的帮他做,因为那时候心想:出学校后很少出图呢!就当练个手吧,免得手生。

2008,一个不能忘却的年轮。冻雨,地震,金融危机,职场的黑暗面……这一年都碰上了!
2月19日:谷雨;雨!冷!
2月20日:雨转阴;冷!年后第一天刚上上班,就被Z总,叫去问了一句话:“你来这半年了,对公司的质量能够完全把握么?”我说:“没问题。”下午,朱经理叫我到到他办公室去;谈话,交接工作。那时我才明白上午Z总为什么问我。
为朱经理提行李,送行的只有我一个。回首只看到办公大楼的窗户旁变站了很多默默践行的同事。Z总的办公室窗户是紧闭着的,但我能够感觉到窗户后面有两块镜片正散发着冷冷的光。在朱经理走之前,他告诉我后才知道:我加入A公司,是老总瞒着他的招的;从我进公司第一天,他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理由竟然是如此的搞笑:美国总部从深圳公司做转厂交易,实物根本不经过深圳的产品,在客户那边发现有3个产品不良,损失不超过2000RMB;劝离!
看着朱经理迈着蹒跚的步伐缓缓的踏出公司大门;我的心里很酸!即使要让人走,也可以等后天过完年啊。
朱经理是湖北人,有着很好素养的。他的职业道德,让我敬佩。并没有在工作中给我使绊子,而是真正的让我第一次担负起整个公司的质量运作(从体系规划到实施;产品质量规划到控制;实验室创建;从供应商到客户……)。而他总是在背后用它丰富的专业知识,生活阅历给我指明方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我真正的质量领路人,让我清晰的意识到一个质量人以后的发展方向。
2月21日:元宵;阴转晴;还是冷!
……

正如大家都知道的:我们只猜对了故事开始,但是没有谁能猜对故事的结局。
8月份代替朱Titile的不是我,而是J;但依旧是我负责者质量全部。后来,J告诉我:要招一个QE,帮我处理点事情;我说“随便”。那时,我和老婆(那时候还是女朋友)正在商量结婚,安家的事;地点早已确定在青岛。
其中缘由,不足为外人道矣。
新来的QE(后面称V)和我很聊得来,是我的半个老乡,后来,成了铁杆。V写的一首好诗,为人风趣,很博学,很仗义。他告诉我:J招他进来的时候,是培养他顶替我;正如Z招我进来一样。J叫他慢慢的接受我负责的所有事情,他居然顶撞J说:“有本事,你去接啊!技术上的,体系上的问题你搞不定,叫我去接?我搞的定,还来这里。”当然,他这样并不是说能力真的不行;只是表明,V哥们的仗义由此可见一斑。这样的后果,自然是呆不长。09年7-8月份,就被J找了个借口辞了。送行的还是只有我一个!在他走后不到3个月,J还在物色第二个人选期间;我把所有工作都都交接给了J;选择了离开。
离开后,偶尔和那些QC们打电话给我聊天,说他们很气愤;从电话那头才知道一些“缘由”。也难怪,走时候请部门及同事喝酒,J没有来。
我走后,居然对QC,说:
这个实验室的创建,都是他的功劳;
尤其是“MFI(Melt Flow Index)测试仪”,“Impact Tester”(落锤测试仪),“ Visual Measurement System”(2.5D次元),“Comparison Film”(菲林比对片)……
他为公司解决了多少技术问题?
当时塑胶外壳压制弹片后,放置段时间甚至出货至客户家里,经常发现有裂纹;他是如何发现压制后,内应力释放过程中导致的裂纹;切供应商来料二次料添加太多,导致机械性能下降……
当时美国总部产品转移到大陆生产时,复杂的形状难以定位及测量,他是如何如何提出用……
可是谁又知道:当是J刚入职的时候,连什么叫内应力?什么叫缺口效应?什么叫MFI?MFI会受什么影响?会影响什么?……都不知道。
我在电话这头,低头微笑就不语。不知道J在Z总前面是否如是说。看来我带出来的QC们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呵呵!

征途 => 梦圆,彼岸

81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