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那些年】不悔路 __ 成长日记5(破浪)


破浪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业有闲暇,则便思迁。2006-2007年,在F公司经历过厂房从搬迁(深圳 => 烟台),产品转移后;随着产品质量越来越稳定,工作变得越来越安逸;常常在想,是这样一直下去呢?还是再挑战下自己?“修身”,“齐家”的目标有了;但我要“治的国”究竟在哪里?2007年中,由于F公司内部一些事情以及个人的职业发展规划;选择了离开,加入了A公司(外企,深圳松岗);面试我的是Z总,香港人;精通粤语,英语,普通话。入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公司还有一位质量经理朱;他是前任老总从在武汉一家大型国企挖过来的;干过咨询,审核;精通法语,英语,普通话;在法国求学过。但是有腿疾,严重的关节风湿,不良与行;平时拄拐可行,但是一碰到阴雨天气,简直就要命。
一个月后,Z总领着一个帅哥到我前面说: 这是J,职位是Production Engineer,有空你教他熟悉下产品以及环境。J是老总亲自从马来西亚招过来的Production Engineer;精通英语,白话,普通话,有英国求学经验。80后,据说在Honda干过汽车的室内设计,但是后来证明Pro/E, 3D-Max,甚至CAD都不怎么会使。
当时老婆(那时还是女朋友)还在烟台,所以选择了住厂内宿舍(单间,有单独卫浴,空调)。那位马来西亚的哥们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也还无悬念的住宿舍。晚上没撒事做,偶尔去附近的酒店和上两杯;大部分时间就在一起办公室了解公司产品,行业情况,上网看个电影什么的。偶尔他拿图纸来问,甚至叫我帮他出图;我都毫无保留的帮他做,因为那时候心想:出学校后还没有出过图呢!就当练个手吧,免得手生。

2008,一个不能忘却的年轮。冻雨,金融危机,职场的黑暗面……这一年都碰上了!
2月19日:谷雨;雨!冷!
2月20日:雨转阴;冷!年后第一天刚上上班,就被Z总,叫去问了一句话:“你来这半年了,对公司的质量能够完全把握么?”我说:“没问题。”下午,朱经理叫我到到他办公室去;谈话,交接工作。那时我才明白上午Z总为什么问我。
为朱经理提行李,送行的只有我一个。回首只看到办公大楼的窗户旁变站了很多默默践行的同事。Z总的办公室窗户是紧闭着的,但我能够感觉到窗户后面有两块镜片正散发着冷冷的光芒。在朱经理走之前,他告诉我后才知道:我加入A公司,是老总瞒着他的招的;从我进公司第一天,他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理由竟然是如此的搞笑:美国总部从深圳公司做转厂交易,实物根本不经过深圳的产品,在客户那边发现有3个产品不良,损失不超过2000RMB;劝离!
看着朱经理迈着蹒跚的步伐缓缓的踏出公司大门;我的心里很酸!即使要让人走,也可以等后天过完年啊。
朱经理是湖北人,有着很好的。他的职业道德,让我敬佩。并没有在工作中给我使绊子,而是真正的让我第一次担负起整个公司的质量运作(从体系规划到实施;产品质量规划到控制;实验室创建;从供应商到客户……)。而他总是在背后用它丰富的专业知识,生活阅历给我指明方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我真正的质量领路人,让我清晰的意识到一个质量人以后的发展方向。
2月21日:元宵;阴转晴;还是冷!
……

正如大家都知道的:我们只猜对了故事开始,但是没有谁能猜对故事的结局。8月份代替朱Titile的不是我,而是J;但依旧是我负责者质量全部。后来,J告诉我,要招一个QE,帮我处理点事情;我说“随便。”那时,正在考虑结婚,安家的事;早已已确定是在青岛。
其中缘由,不足为外人道矣。
新来的QE(后面称V)和我很聊得来,是我的半个老乡,后来,成了铁杆。V写的一首好诗,为人风趣,很博学,很仗义。他告诉我:J招他进来的时候,是培养他顶替我;正如Z招我进来一样。J叫他慢慢的接受我负责的所有事情,他居然顶撞J说:“有本事,你去接啊!技术上的,体系上的问题你搞不定,叫我去接?我搞的定,还来这里。”当然,他这样并不是说能力真的不行;只是表明,V哥们的仗义由此可见一斑。这样的后果,自然是呆不长。09年7-8月份(,就被J找了个借口辞了。送行的还是只有我一个!在他走后不到3个月,J还在物色第二个人选期间;我把所有工作都都交接给了J;选择了离开。
离开后,偶尔和那些QC们大电话给我聊天,说他们很气愤;从电话哪头才知道一些“缘由”。也难怪,我走时候请部门及同事喝酒,他没有来。
我走后,居然对QC,说:
这个实验室的创建,都是他的功劳;
尤其是“MFI测试仪”,“Impact Tester”(落锤测试仪),“ Visual Measurement System”(2.5D次元),“Comparison Film”(菲林比对片)……
他为公司解决了多少技术问题?
当时塑胶外壳压制弹片后,放置段时间甚至出货至客户家里,经常发现有裂纹;他是如何发现压制后,内应力释放过程中导致的裂纹;切供应商来料二次料添加太多,导致可机械性能下降……
当时美国总部产品转移到大陆生产时,负责形状难以测量,他是如何如何提出用……
可是谁又知道:当是J刚入职的时候,连什么叫内应力?什么叫缺口效应?什么叫MFI?MFI会受什么影响?会影响什么?……都不知道。
我在电话这头,微笑,不语。不知道J在Z总前面是否如是说。看来我带出来的QC们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呵呵!

5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