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质变12:品质案件之箱子里的烟头(上)

(谢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更新比较慢,每篇文章发布之前我都会编辑好多遍,没别的,只希望对得起大家的厚爱)
 
上午10:45,一封天津客户的投诉邮件发送到了品质部长李岳山的邮箱里,连带着,客户还抄送给了工场长加藤诚。
邮件的大意是天津客户在投入T社供应的产品时,在箱子里发现了烟头,这对于客户来说是十分恶劣的品质事件,客户要求今日内必须回复初步的调查结果。
“一燕先把邮件社内传达一下,社内现有在库立即冻结!召集大家上午11:00到QA开会,制造部和物流的人员必须出席!顺便把客诉信息打印几份。”
“小倩帮我把11:00跟供应商的会议取消,改到下午13:00!”
“小王预定一下会议室,上午也参加一下这个会议。”
李岳山对三位下属接连发号施令,张一燕、梁倩和王林赶忙点头称是。

打开公司的会议室预约系统,王林发现公司里仅有的9个会议室已经被全数预约。
“部长,会议室被预约完了,没位置了。”
王林略显为难的向李岳山报告到。
“新手果然还是新手!这点儿问题都把他给难住了。”
听到王林的汇报,李岳山心中对王林的危机应对能力甚感不屑。
“那就让一燕来安排吧!”
李岳山轻蔑的一笑,眼光是望着王林的,但话却是说给张一燕听的。
“部长,那我们就在QA办公室开吧。”
张一燕“心领神会”的赶忙接上李岳山的话茬,并顺手指了指QA办公室角落里的一张会议桌,那张会议桌是QA部门每天早上开早会用的。
“恩!”
李岳山对张一燕的应变能力点头称赞,同时又带着疑惑的表情深深看了一眼王林。
“啊!不好意思,忘记这里也可以开会了。”
T社正规的会议室只有9个,但同时各个部门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又都有一张会议桌,大多时间都是部门内部使用,但偶尔也可以用来应急开公司级会议。
这点儿“常识”之前没有人教过王林,虽然王林觉得自己挺冤,但面对李岳山的质疑与张一燕的“聪明”,王林此时只能用“健忘”来掩盖自己的无奈了。

上午11:00,王林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会议桌,空无一人。
而李岳山和张一燕也还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各自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着急。
上午11:15,依旧没有一个人到QA办公室来开会,王林怀疑是自己记错了开会的时间,抑或是整个公司都已经遗忘了这次的客户投诉。
“一燕打电话催一下他们!”
上午11:30,李岳山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皱着眉头对张一燕说到。
“郑部长,麻烦过来QA开一下会。”
接到李岳山的指示,张一燕立即先把电话打给了制造部长郑良文。
“没说是谁的问题啦郑部长,大家只是在一起聊一下啦。”
张一燕边回电话边用楚楚可怜的眼神向李岳山求助,听得出来,郑良文在电话里对品质部叫他过去开会甚是不满。
“郑部长说他这就过来。”
挂了电话,张一燕向李岳山汇报到。
“恩。”
李岳山面无表情的点头到。
“赵部长,打扰了,有时间过来QA开会吗?”
张一燕又把电话打给了物流部的部长赵谦。
“10:50就已经发了啊!”
张一燕泛起白眼对着电话嘟起了嘴,感情这位物流部的赵部长到现在还没看过邮件。
“赵部长说他马上过来。”
讲完电话,张一燕长出了一口气,向李岳山汇报到。

“老李啊,不是我说你,你就应该猛叼客户!”
上午11:40,还没进入QA的办公室,物流部长赵谦的“大嗓门”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王林扭头望去,只见一位满脸横肉,五大三粗的汉字正背着双手,双眼望着天花板,脚下迈着八字步,慢慢悠悠的走进QA的办公室。
别看名字里有一个“谦”字,这个赵谦却是T社出了名的“当仁不让”,嗓门大,开口就是脏话,跟“谦”字搭不上任何关系。
但因为这位部长平时管理着50多号货运人员,也多是些粗人,大家对他的这种为人风格也就没有太多的计较。
“嗯嗯!”
跟着赵谦走进QA办公室的,还有面带笑容的制造部长郑良文,对赵谦的“高见”连连称赞。
“这边请坐!”
看到两位老大终于露了面,李岳山伸手示意去会议桌边开会,张一燕和王林也跟随李岳山入了座。
“这种低级错误,怎么可能是我们导致的呢?肯定是客户那边故意放个烟头进去栽赃我们的!”
赵谦拍着胸脯义愤填膺的说到,同时还用手指头狠狠的敲击着桌面,食指上的大金戒指与桌面撞的“咚咚”响,放佛他赵谦当时亲眼看到了客户将一个烟头丢进了箱子里一般。
“恩!老李最近陪客户吃饭少了吧?!人家放个烟头,明摆着是要你请客吃饭的嘛!”
郑良文随声附和到,并做了进一步的“深入推理”。
在万事“扯”为先的T社,彷佛大家都默认一个准则,那就是:不是自己的事情一定不要去做,就算真的是自己事情,也要先往外推几推,实在推不出去了再去做,这样无论结果如何,对自己来说总不会吃亏。
“好家伙!明摆着是一个客户投诉,但到两个部长的嘴里,反而变成了恶意栽赃和品质部的服务不周。”
李岳山心中暗骂两个老家伙不是东西,他长吸一口气,双手抱胸,顺势往椅子后背上一靠,眯缝着的眼睛让人一度误认为他要睡着了,但从他时不时晃动的脑袋来看,他正在饶有兴趣的思考着两位部长的“分析”。
其实就算不跟眼前的两位部长开会,对于这次的客诉案件,他李岳山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赵谦管辖的物流部门在T社是出了名的混乱,别说是个烟头,就算是只老鼠躺在里面,他李岳山都不会觉得奇怪,而且赵谦又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调查他容易,但这往后的工作相处可是个麻烦事!
李岳山今年才50出头,品质部部长的位子也才坐了10多年,虽说每个月2万多的工资有点儿少,但李岳山知道,盯着这个位子的人可不在少数!李岳山知道这些人都在等着有朝一日能够抓到自己的小辫子,然后取代自己。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T社这样的老牌公司里,高层管理这个职位,做人要远远重于做事,为了一个小小的品质问题而去得罪人,那是刚入职的小白才会干的傻事吧。
而郑良文就更不用说了,虽说产品是他那里生产的,但郑良文一贯的理念是,制造部只负责产品,不负责箱子,所以问他也是白问,拉他过来纯粹是走个过场。
李岳山就是想听他们自己是怎么为自己“辩护”的,将众人的结论传达给客户,品质部仅充当一个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的“甩手掌柜”,这就是李岳山长期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总结。
张一燕则不置可否的静静的望着李岳山,因为她知道,这是品质部长李岳山的主场,李岳山不发话,她是不敢有任何妄动的。
“一燕,去总务部帮我申请三张去天津的机票,加急的。”
沉默半响的李岳山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但这句话又明显只说了一半。
别说是张一燕,就连赵谦和郑良文都一时间没弄明白李岳山的葫芦里要卖什么药,众人只能疑惑的等待李岳山的后半句话。
见一圈人都愣在那里望着自己发呆,李岳山觉得自己的关子已经卖的可以了。
“今晚我跟赵部长和郑部长一起到天津走一趟啦,去好好的去伺候一下客户嘛,我做东,郑部长买单!大家觉得怎样?”
李岳山打趣的调侃到。
众人这才明白李岳山这是在拿郑良文的话来个“礼尚往来”,既然郑良文觉得李岳山“照顾客户不周”,那就请郑良文陪着李岳山“走一趟”,去好好的服侍一下客户,不仅如此,还要付钱买单,这玩笑开得可是恰到好处。
“部长好坏啦!害的人家瞎着急一场。”
张一燕发现自己连带着被李岳山开了玩笑,立马嗲声“怨”到。
“哈哈哈哈!”
众人也都哈哈大笑。
“但玩笑归玩笑,现在客户投诉这个事,我们总要去应对吧。“
李岳山脸色一正,扫视着两位部长说到。
”公司里的箱子清扫都是有标准规定的,我们也是有专人作业的,既然认为不是我们公司的问题,那咱们把这些证据整理后提交给客户就行了嘛,赵部长帮忙提供物流部的排查报告,郑部长帮忙提供制造部的排查报告,下午15:00之前提交给一燕整理,怎么样?”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他李岳山身上,李岳山一口气的布置完所有的“作业”,作为T社的品质部长,他喜欢这种“把控全局”的感觉。
”恩,也行!还是老李考虑的周全嘛!哈哈!”
赵谦和郑良文两人“勉为其难”的点头称是,顺便再次”吹捧“了李岳山一把。
虽然没有明说,但任谁都看得出来李岳山是不想深究这件事情,赵谦和郑良文当然是借坡下驴,何乐而不为了。如果说要在自己身上找毛病,那是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但要说去证明自己没毛病,那就简单的不值一提。
”那是的啦!我们部长的经验摆在那儿的嘛!“
张一燕又不失时机的娇声称赞到。
”承蒙关照!承蒙关照!哈哈哈哈!“
李岳山很是享受别人对自己的“称赞”,整个会议桌的气氛也变得十分融洽。
“关键还要实际确认一下我们的作业过程有没有问题。”
在大家都认为这个案子就这么定了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30出头的消瘦年轻人正一脸沉重的端坐在会议桌的最里面,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压抑感跟周遭欢快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若不是此时冒出了一句话,众人可能自始至终都不会留意这个人的存在,不用猜,这人正是T社品质部的新入社员,李岳山眼中的“愣头青”,王林。

9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