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质变11:如履薄冰

(谢谢大家一往的支持与陪伴,持续更新中。今天也给大家来一点而小剧透,李岳山离职之后的接任者不是主角王林,而是被称为“T社高级文员”八面玲珑的曾仁善(原T社生管部部长),两任部长一个性格刚烈似火,一个性格沉稳似水,完全两个极端,而这,都是王林所要面对并要适应的,打工不易,再次与诸位共勉!)

跟随李岳山走出加藤诚的办公室,王林还沉浸在刚刚被加藤诚所称赞的欣慰中,他喜欢这种感觉,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工场长很看重你嘛--!”
走在前面的李岳山意味深长的说到,话虽然是说给王林听的,但李岳山却头也不回的望着走廊上的天花板。
不用看脸,走在后面的王林已经感觉到了李岳山的不忿。
王林心中一震,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工场长面前的表现有点儿“喧宾夺主”了!
加藤诚对自己称赞有加,但自己的直属上司李岳山却被晾在了一旁,并且加藤诚给自己加工资的事情也并未征得李岳山的同意,李岳山完全被无视了。
从面试的第一天起,王林就知道加藤诚和李岳山之间的矛盾,并且在实习期,王林也感觉出来李岳山是一个权力欲望比较重的人,但在刚才,自己直接跟加藤诚对话的做法,显然不符合李岳山一贯的“风格”。
“谢谢部长!他好像对制造部的管理有意见。”
想起李岳山听不懂日语,自然也不知道他刚刚跟加藤诚的聊天内容,王林赶忙补充到,只是把“公司的品质管理”改为”制造部的管理“,毕竟这次的汇报对象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质量部长。
“哦--?”
李岳山挑了挑眉毛,斜眼看向王林,示意他继续。
“制造部的很多东西都很形式化,报表记录都是做假,走过场,那后面一旦发生什么品质问题,制造部肯定可以撇清干系,说自己没毛病了!”
看到李岳山来了兴趣,王林急忙将自己的“实习感悟”完整的说给李岳山。
李岳山听后为之一愣。
在T社,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了,或者确切的讲,他是很久没有看到过有人敢在T社的二把手---工场长面前说这样的话了。
看着王林,李岳山的眼中也泛出跟加藤诚同样的欣赏之情,有那么一瞬间,李岳山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一种李岳山年轻时的错觉,那个时候李岳山也是刚刚来到品质部,跟眼前的王林一样的天不怕地不怕。对标准的坚守,对规则的执着,李岳山喜欢那时候的自己,他能有今天的成就,跟年轻时候那个拼命三郎的李岳山不无关系。
但伴随着自己的职高权大,需要考虑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很多时候李岳山感觉自己经常会被各种各样的因素所束缚,品质部赖以生存的标准准则也变得逐渐模糊。
所以李岳山只能靠自己的直觉来做事,这,或许就是外人眼中他李岳山“随性”的原因吧。
“Too young,Too simple!”
李岳山在心中发出这样一句感慨,但连李岳山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这句感慨是说给王林的,还是说给他李岳山自己的。
想起自己已经是T社的品质部长,并且是T社15年工龄的品质部长,李岳山望向王林的热忱的眼光也随之收回,渐渐的变得冷漠。
对于T社制造部的管理问题,“四大金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在部长级会议上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讲出来,这背后的原因,恐怕只有刚入职的小白才会不知道吧。
“嗯!对对对!有眼光!”
眨了眨眼睛,李岳山将笑容拉回脸上,满怀鼓励的望着王林说到。
“明白!部长。”
得到李岳山的首肯,王林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以后说话做事要特别小心啊!“
王林心中告诫自己,虽然今天工资谈的不错,但自己在T社能活几天,工资能拿多久,一切都还是未知。俗话说”预见未来,不如总结过去“,自己今天的这个职位,前面已经不知道多少人被迫离职,”如履薄冰“这个词,王林此时此刻才深切体会到它的涵义。
”部长,问一下,以后工场长会不会经常找我谈话啊,我应该怎么回答他才好呢?“
既然以后还要面对,王林心一横,直接向李岳山示弱,至少对于李岳山,王林觉得自己跟他是”远无仇,近无怨“,,现在处于这样的纷争之中,王林不想明确的站在谁的对立面,他关心的只是如何保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以及家中守候的老婆。
”啥事我们都先谈一下就行了,工场长重视你是件好事,这样我们品质部也好做事。“
听到王林咨询自己问题,李岳山很高兴,便指点王林到。
”嗯!好的,谢谢部长!“
王林略一思索,便郑重的向李岳山点头称谢。
王林明白,李岳山就是要他凡事在向工场长汇报之前,要先向李岳山报告,并且在报告给工场长的时候,要多为品质部着想。
”好难,也好有意思的差事!“
王林心中感慨,但不管如何,清楚两位领导的大致想法之后,自己应该充当什么角色,至少会变得有点儿眉目了。

5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日企的阿冬
日企的阿冬

质量故事炮儿

推荐文章

文章状态

  • 发布时间: 2020-07-18 12:08
  • 浏览: 1830
  • 评论: 5
  •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