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质变7:布局(中)

(之前情节请查看我的往期文章,大约每周更新一次,谢谢大家支持!)
 
“立刀眉,厚嘴唇,言语中略显腼腆,典型一个直性子的人嘛!鬼子们(日本人)还真是喜欢这样的“人才”哩!也好,改变公司命运的“伟任”就交给你们喽!”
仅仅跟王林打了一个照面,李岳山便迅速在心中拿定了“主意”。

上午11:00,李岳山来到王林的座位旁。
“走,小王,我带你去其他部门认识一下。”
轻拍了一下王林的肩膀,李岳山含笑说到。
“好的!李部长。”
王林赶忙站起来,跟着李岳山来到了另外一间大的办公室。
只见这里坐着约莫100多号人,采购,生管,技术,制造等各个部门的办公桌一字儿摆开。
“这位是生产管理部曾部长,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工场长亲自招进来的哦!小王!”
李岳山指着坐在办公室靠近门口座位上的一个约莫40来岁的中年男子向王林介绍到,说话的时候,李岳山特别强调了“工场长亲自招进来的”几个字,顺带着对曾仁善示以眼色,暗示这位王林“来路不俗”!
“噢-噢-!幸会幸会!”
曾仁善故作恍然的眨了眨晶亮的眼睛,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躬身向王林伸出双手示意问候。
这“噢-噢”两声算是回应李岳山的暗示的,表明他曾仁善了然李岳山的“话外之音,弦外之意”。
而这一句谦虚的“幸会幸会”则是“高捧”王林的,或者说是王林背后的工场长加藤诚。
要说T社当今在加藤诚面前最红的人,那绝对非曾仁善莫属!而这位新来的却又是“工场长亲自招进来的”,鸠占鹊巢,这挑衅之意也实在太过明显!
李岳山在转嫁仇恨,但八面玲珑的曾仁善自然不会轻易上套,为人低调,处事圆滑,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舒服,这是曾仁善一贯的作风,“T社高级文员”自然绝非浪得虚名。
“曾部长好!后面还请多多关照!”
王林赶忙鞠躬握手回敬。
王林注意到,曾仁善在听到“工场长亲自招进来的”这句话时,表情明显恭敬了许多,初入T社的王林只以为这是人们对工场长加藤诚的正常敬畏,却不知道这句话所蕴藏的复杂信息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寒暄完毕,李岳山带着王林继续往里走,几步路便来到了制造部的办公区域。
“郑部长!又有投诉啦?!”
看到郑良文一脸不爽的还在为早会的事情烦心(详见我的往期文章:质变4 部长会议),李岳山嘿嘿一笑,边开玩笑边问候到。
“屌你个老李,你女朋友最近大姨妈吗?这点儿小事情还在早会上讲?!”
喜怒不形于色的郑良文笑骂到,虽然早上最终加藤诚没有深究,但毕竟影响了一天的好心情,郑良文还是对眼前的这个李岳山颇有微词的。
制造部对于品质部,不能一味的忍让,该说的还是要说,该吵的还是要吵,但要把握好度,既要让品质部觉得我给了你面子,也要让品质部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而制造部长郑良文无疑是这个“度”的首席掌控者。
李岳山最喜欢的是什么?
是“奉承”二字。
李岳山最引以为傲的是什么?
是每个周末都会在澳门等候他的26岁漂亮小女友,虽然李岳山在新加坡的海景房里还有3个女儿和1个妻子。
这些非官方的李岳山的花边新闻郑良文都一清二楚,所以郑良文在责骂李岳山的时候顺便提到了李岳山的小女友。
“哈-哈-哈!”
果然,李岳山听到后开怀大笑,仿佛刚刚杀气腾腾的早会是大家演的一出戏一般。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办法啊,工场长有困惑嘛!”
李岳山双手一摊,皮球踢给了不在场的加藤诚。
“对啦,周末再去澳门玩两把, 这次我请客!”
李岳山话锋一转,豪爽的说到。
“哈-哈-哈-”
郑良文心领神会的边笑边用手指着李岳山,说是去澳门玩两把,还不是去陪他那位26岁的小女友?!这老李,精力旺盛的很呢。
“怎么,你又来了一员得力干将?!”
看了一眼站在李岳山旁边略显尴尬的王林,郑良文笑问到。
其实打从李岳山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起,郑良文就注意到了这个新人,并且郑良文也听到了刚刚李岳山跟曾仁善说的那句“工场长亲自招进来的”,或者说是整个办公室都听到了那句话。
在几十年都没有任何改变的T社,公司里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波动都会瞬间造成社论的流言蜚语,加藤诚想改变T社的现状,无奈现在是深陷社员的抵触洪荒里不能自拔。
在T社,“加藤诚”三个字,或者说是“工场长”三个字,早已经是极其让人反感,让人介意,甚至让人愤怒的代名词了!
凡是跟工场长扯上干系的,就算明面上再光鲜亮丽,背地里也肯定会被无数人穿小鞋的,除非能有生管部长曾仁善那样的圆滑,但T社毕竟只有一个曾仁善。
“又有好戏看喽!”
郑良文嘴角一挑,在心中默念一句。
“噢!说忘记了,不好意思!这位是新来的,王林,工场长很看重的哦!”
李岳山一脸“庄重”的向郑良文介绍到,顺便又会意的向郑良文眨了眨眼睛。
“郑部长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王林赶忙迈前一步,鞠躬向郑良文问候到。
“以后不要经常投诉我们啦!”
郑良文打个哈哈,话是对着王林说的,眼睛却看着李岳山。
王林翻了翻眼睛看向李岳山,这个话还真是不好接。
“搞定工场长就行啦,哪有什么投诉不投诉的,我们可是世界500强嘛,哪会有什么不良品?!对不对?郑部长。”
李岳山边说边用手指了指工场长加藤诚的办公室,言外之意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是他加藤诚故意挑起来的。
看着面前和和气气你来我往的两个人,传说中制造部和品质部的天生对立彷佛在T社里压根儿就不存在,王林感到诧异,看来在T社的品质部里,展开工作并不会像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7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