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一个质量管理者的自白(连载)-第一章 前奏 第2节 生存危机

一个质量管理者的自白(连载)-自序
一个质量管理者的自白(连载)第一章 前奏
 文/烨子 (微信公众号:烨子人生)

上文说到结束老家短暂电视台栏目编导的工作,怀揣几千元回到NC后对自己许下的诺言。可回到NC刚开始的那阵日子,其实并不容易,也并不是一回NC就进入医药行业开始从事质量工作,中间还经历了一段比较惨淡的日子。

在回NC之前,因为预计要花挺长时间找工作,所以首先要确定在NC有个落脚点,天天住宾馆肯定不现实,而在工作没确定之前租房又不合适。于是联系了在NC上班的几个大学校友(同时也是高中同学),最后终于在一个在南昌创业的同学那里落实了住宿问题,因为正逢盛夏,可以在他的办公室打地铺。

整理好自己之前在报社实习发表的文章以及在旅游集团工作时发表的一些文章,开始逛招聘会,浏览报纸招聘广告,网站投简历(2006年的时候网络招聘应该还没有如今这么盛行)。没两天,在某都市报广告版看到豆腐块大小的一则招聘广告。某国字号行业媒体在该省的记者站要招聘几名记者,于是有点紧张又有点激动地拨打了招聘广告上留下的联系电话。接通电话的是站长,简单地沟通了几句后,站长约我第二天去面试,没想到轻而易举就通过了面试,过几天就可以去上班。

当时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是因为历经两年多,兜兜转转总算又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工作,一方面是感觉对父母亲总算有个交代,毕竟6月中旬失业到如今已经两个多月。我第一时间将面试结果告诉爸妈,好让他们放心,然后回了趟老家县城将放在姐姐家里的一些行李打包带回NC(此前在酒店上班的大半年里一直暂住在姐姐家里),把房子租好,8月21日,正式开始上班。然而,这份工作短短维持了一个多月后我又再次失业了。10月12日我向站长提出辞职。为什么会这样?

进入记者站不久,我就慢慢发现有点不对劲。原来这个记者站的主要职能并不是写稿,而是通过拿封口费牟利。拿谁的封口费?拿行业内有污点企业的封口费,怎么拿?通过各种手段找到企业的污点,然后写成负面报道,发给企业,告诉Ta,我掌握了你的污点,你看着办。多数企业面对自己犯下的错都愿意息事宁人,花钱消灾,所以乖乖给钱,负面报道就不发了。操作就这么简单粗暴,来钱就这么干净利落。当然也有少数企业不吃这一套,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发挥自己的能耐,反打媒体一棍子,据我自己在网上可搜到的信息就有报道说当年全国有四个记者站的记者被警察蜀黎请去喝茶。

当然,这个潜规则我也是进入这个记者站之后才慢慢悟出来的。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肯定不会前去面试,更不会入职。这样的媒体完全违背了我的价值观,也违背了我想成为一名记者的初衷。想赚钱没有错,但应该是通过写稿拿稿费获得正当收入,而不是干此类违法勾当发横财!

负面报道不写,正儿八经的报道又很难上稿。这种行业媒体,不是日报而是周报,版面又少得可怜,注定了每周只能从全国各记者站及报社本部提供的众多稿件中选出少量的进行刊发,而我一个刚入行的小白,想发稿自然就很难,所以在记者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只以通讯员的身份发过一篇稿件,拿到了50元稿费。

这样的日子显然难以为继,但我开始还很傻很天真地以为随着自己能力的提升,发稿会越来越多的,薪水也就会越来越高,困难只是暂时的。所以还利用晚上业余时间去摆地摊卖小饰品来补贴日常开支,鼓励自己再坚持一阵子。做记者(其实压根就算不上记者,因为记者站没有权利给我记者证,我不属于远在北京的报社正式员工,而是记者站临时聘用人员,当然,这些逻辑也是我后来才慢慢理清的,刚入行的时候压根不懂这么多)做到这个份上,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可是,即使我自己愿意这么干,站长也不乐意。因为他还是发了少的可怜的底薪给我,希望我能替他创造效益,这个效益当然不是那少得可怜的一点稿费,而是封口费。所以,进站不久后站长就开始旁敲侧击,要求我搜集线索,去企业采访,做负面报道,我装憨没接茬,几个星期之后站长见我没动静,就索性直接提供线索给我们,布置任务要求我们去采访,有几个比我晚一点才进记者站的应届生因为完不成任务半个月就被直接开除了,而我,可能是由于请站长吃过几顿饭的缘故,暂时还拉不下脸让我直接走人。然而我心里已经很明白,想继续留下来,只能按照站长的要求,去写负面报道,做违法勾当,否则只能离开。要么等他赶我走,要么我自己识相点赶紧主动滚蛋,我选择体面离开,不去做违法勾当。

10月12日,我跟站长提出辞职。也许是经历一个多月的接触,站长已经清楚我做人做事的原则,知道继续留下来也不会按照他的意愿去工作,所以客气了几句也没有做过多的挽留。就这样我又再次失业了,这短暂的一个多月的记者站生涯,让我再也不想做记者了,突然间就对这个行业感到心灰意冷,前路陷入一片茫然,不知道究竟什么才是自己喜欢的工作了。

盘点了一下口袋,从老家带来的几千元钱因为租房、交通、餐费、通讯费等花销,只剩几百元了。房子是不敢再租了,因为下个月的房租都交不起了,钱也不好意思问家里要(因为不想让父母跟着担心,所以当时也没有将失业的事情告诉父母),那怎么办?于是又四处寻找落脚的地方。幸好,这个时候,一个大学同学考上母校的硕士,9月份开始开学了,他的一个室友,因为项目的原因需要在外地呆几个月,宿舍空出一个铺位,我可以暂时住一阵子。

我把租的房子退掉,将简单的一点行李搬到同学的宿舍,住下来。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直到我找到新的工作,也就是进入医药行业上班为止,那个时候已经是11月中旬了。

住在宿舍的这一个多月里,因为隔三差五还要去市区逛招聘会,餐费、通讯费、交通费等又花去了200多元,等我11月中旬去药企上班时,全部家产只剩186元了,再找不到工作,就真的要饿肚子了。幸好一个多月后找到了份管吃管住的公司上班,纵然如此,在后续的几个月里,还是因为缺钱的缘故闹过几个笑话。

笑话1。12月5日,也就是我刚加入新公司半月余,还没有领到薪水,口袋里还剩70元钱。市中小企业局举办一个培训,公司派我去参加。食宿费公司已经付了钱,只需要我先垫付来回的路费,培训结束以后回公司报销。没想到准备入住宾馆时,前台服务员告诉我说拿房卡需要100块钱的押金。

这可把我给难住了,我压根没有这么多钱。怎么办?就和前台服务员商量能不能只交50块钱押金。结果是不行,酒店的要求都是交100块钱。我不能和服务员说我没有100块钱,说出去估计她也不会相信。所以,我急中生智编了个理由说今天没带那么多现金,要拿卡去取,等我取完钱再来换房卡。

于是出门想办法,硬着头皮拨通一个好久没联系的同学电话,撒谎说今天到市里参加培训口袋里现金没带足,银行卡又忘带了,先借点钱周转下,回公司后马上还他。同学相信了我,把钱借给了我,我才总算可以回酒店把房卡押金给交了,办了入住。

笑话2。离首次发薪还有大概一个多星期,手机由于欠费停机了,口袋里也没有什么钱了,所以就决定干脆等发了第一个月的薪水再去交话费。由于停机,那几天也就没给家里打电话,家里打给我的电话也接不到。发了薪水下班后第一时间交了话费。

夜里正想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同城的一个老乡来电话了,电话那头是急切的语气,说我把他给急死了,一个多星期一直打不通我的电话,我父母亲期间打了我几次电话,一直联系不上,又没有别的方式可以联系得上我,于是委托同城的他帮忙找我,他已经想办法找了我好几天,再找不着就准备报警了,这次总算打通我电话了,让我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

时隔10多年,现在我已经记不太清楚当时面对电话那头父母着急的询问我是怎么样平静应对过去的,但我清晰记得,挂了电话以后,我一个人坐在马路边默默地流眼泪,良久心情才稍微平复后才敢回到公司宿舍面对同事。

笑话3。2007年元月,同城一个老乡结婚,给我来了电话邀请我去喝喜酒。平时关系不错,那自然是要去的,但总不能空手而去吧,肯定是要随礼的。虽然已经领了薪水,但除去日常花销,也就剩200多元了,按彼时的消费水平,我一个人的份子钱是够的。

本来约好和同城另外一个老乡一起去参加婚宴的。可不巧的是,婚宴的前夜,同城另外那个老乡的爷爷去世了,老乡哭着打电话给我说她要连夜赶回老家,明天没办法去参加婚宴,让我先帮忙带个红包去,等她回家后再把钱转账给我(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支付宝,没办法实现移动支付)。接到电话,我只好先答应,接着就懵了。我哪有钱垫付?所以只好挂了电话后连夜问同学借钱。一番周折,问了好几个同学,才总算借到200元,渡过这个难关。

后续更多精彩内容持续更新中,请耐心稍等片刻......

0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