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被当枪使的痛苦

   我于今年4月份结束了一份3年半的工作,今年四十岁了,七零后的尾巴,回顾这三年半的工作,无限的唏嘘,回头看看我的工作内容,和我经历的东西,突然觉得兜兜转转,我还是没跳出质量的圈子。
   其实我对做质量,有一个非常奇怪的认识,这是个做人大于做事的职位,没有八面玲珑,即便是老板的老婆儿子,也无法做好。所以掂量一下自己的情商,如果你没有高情商,那根本不可能做出成绩。不是在公司没有存在感,被欺负的头都抬不起,就是每天跟人吵,最后黯然下课,这跟老板支持与否有点关系,但老板对你的支持远达不到让你可以无视沟通的地步。管理规范的公司还好,如果管理相对混乱,人制大于法制的公司,就完全行不通了。而我,就是那只被折磨的枪。
    2015年底,我初入这家公司,当时公司正在承接一个大单,来自中东某国,公司很忙,行业也很特殊,我公司是一家非常典型的产学研公司,原始老板是由学者+投资人的模式组成的,后来投资人未变,学者变了,但不管怎么变,我们公司都与大学和科研院所联系紧密。
   我入职的时候,顶的是技质部经理助理的头衔,其实是想把质量部从技术部独立出来。但是我一进厂,就投入到火热的技术工作中,于质量一块,根本无暇顾及,当时我也算搞了五六年质量了,突然投入技术工作,讲真,我是兴奋的,突然发现,技术工作原来不需要跟人打多少交道,不需要跟人产生对立和矛盾。
   我开始热爱技术工作,并且本能的利用质量工具来分析技术问题。当时公司的合格率低到另人发指,大家一定想不到,我们的最终合格率只有30%,这一单利润应该颇丰,最终我们却赔了200W,把公司别的版块的营利基本赔了进去,说起来也可笑,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技术问题。在接触技术工作后我才发现,我司的技术部强大到了形成阴影的地步了。这么说吧,好像除了财务和行政,我司没有哪个工作跟技术没关系的,技术部经理还是我的老乡,他把大部份的资料存在他的电脑里,现场作业必须技术部人员去跟踪,不然现场不知道怎么做。
    大家可能笑了,那作业指导书呢?我明确的跟大伙说,有,但是这份指导书不具备任何指导意义,很多关键性的工作写的非常模糊,这一半是因为技术本身不成熟就上马,很多环节需要进一步摸索完善,另一方面是技术经理有意为之。
    而质量更是技术经理一个有力的武器,借以辖制生产及销售采购。
   当时我是个愤青状态,对此非常不感冒,我觉得老板也是非常不感冒,可是我忘了,我是技术经理的助理。
    另,我得说一句,我司有一个怪现像,除生产经理外,管理层清一色是本地人,技术部清一色是外地人,看的出外地人在管理层面相当受排挤,当时的生产经理来自湖南,是一个谁也不愿意得罪的老好人。
    我入职就是这样一种状况。因为对技术工作迸发出的热情,我跟在产线一直在做数据,并且一直在跟踪一些频出问题的岗位。并且据以前的职业经验,给产线一些小小的建议,有些建议还传到了总经理的耳朵里,总经理是投资人之一,是学者。
    入职第三天,我参加了总经理组织的一个技术讨论会,会上总经理表扬了我,并且强调,技术人员必须盯在现场,坐办公室的技术人员出不了结果。
   我当时没意识到,我己经招了忌惮。
   当时技术经理外婆去世,他回老家处理,一走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我按我自己心里想的一直在努力的收集现场数据,并且在晚上加班进行分析,我也觉得30%的合格率实在太扯了,后来我发现,从数据分析角度是我们原料的一项指标总处于大幅度波动状况,无法稳定控制
   当时我提出了要对这个指标进行监测。技术经理回来了,他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称赞了我这个提议,并制定了一个改善方案,但是要求我负责监测这个指标,当时这个改善方案是把大批量的原料分小批次,并且逐一调整,生产线是不停的,于是夜班测量的工作就让我来做。我当时是抗拒的,可是从未想过这是经理对付我的手段。但是我还是做了,熬夜我不怕,但是改善的效果基本等于0,这根本不能最终解决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供应商,更在于我们从未对供应商提出明确的要求。供应商那边本身是一个研究所类型 的小厂,不仅为我们提供原材,还对我们偶尔做技术指导。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供应商提供的原材料不符合我们现有产品的要求。
    这个问题最终是以我司自己上设备生产原料为告终,必竟是产学研型的公司,技术上永远都不是最大的问题。
    然后技术经理就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小Z,你看我们现在合格率这么低,质量控制不过关啊,我们的质量控制也没形成系统,你看要不你把这一块做起来吧."当时我有点蒙,不过顶头上司强调了,我就同意了,我开始伏案做质量控制计划,做质量过程设计。理所当然的从一线撤了下来,然后别人一天天干的热火朝天,每天加班到晚上十点多,我则完全没人管。当时我蒙生了退意,也分析了现状,我明白自己的一些行为引起了技术经理的不满,他想让我滚蛋。我当时也是打算滚蛋的,必竟天天坐在办公室看别人忙碌,我实在是很不习惯。
    那时候己经十二月份了,公司开始了年底盘点及总结,我的领导突然要求我帮他做这一年的工作总结。他是个不擅文字的人,我当时也想,马上要过年了,还是算了吧,等过完年在说,于是我花了十二分的精力,为他做了一份图文并茂的工作总结,从各项能收集上来的数据分析当年质量情况,技术改进情况等等。
    年度总结会议是技术经理主持的,一个一个部门的总结由部门负责人上来讲,我仔细看了看,没有一个部门有我做的那么精致。可能也是这帮人管理水平有限造成的。
    轮到我们部门了,技术经理根本没细讲这份总结,他就是快闪过了,我惊了,明明是他露脸的时候为什么他不愿意呢?回来后部门有一位同事不怀好意的告诉我,这是经理故意的。
   我蒙了。 

76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