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那些年】麻磡村的山山水水

[flash]http://player.youku.com/player ... v.swf[/flash]

从科技园宽敞大道出来,拐过大冲,慢慢映入眼帘的是满是建筑工地的西丽,这是2005年的5月。我坐在张总的车后排,静静的看着窗外,我不知道老总车会在哪里停,只知道要去工厂,在一个叫“麻磡(kan)村”的地方。

这个时候的深圳西丽建房、拓路,风尘仆仆,车开得比较慢,我正好留意这些陌生的地方。西丽镇是褐黄的,有高楼,更多的是旧厂房和商铺,以及满街的各式衣着的人群,车擦身而过扬起的都是黄得土;而科技员是白色的,明亮的大楼,灿烂的阳光,干净的大道,还能看新铺得草皮。十来分钟的车程就可以驶过西丽镇,接着往白茫关方向走,这一路车不是太多,沿途有一些叫得出名字的地方,如:麒麟山庄、西丽动物园、深圳职业技术学校、荔枝世界、报德福地等,越往南走,越像偏僻的郊区,都可以看到一些苗圃。

我的心情,随着沿途景色转变,终于到了白茫关,这是深圳特区南山和宝安的关口之一,那头是关外,我们这头是关内,不过似乎感觉不到关内有什么特别。车到白茫关右拐,有一条狭长的水泥路,单项行驶通向深远处,伴着水泥路,是青山和水渠,五月斑驳的阳光和着悠悠的流水,很惬意。八分钟车程,就可以看到一些民房,然后是一个热闹的村子,村头写着“西丽麻磡村欢迎您”。



这是七年前,我到公司麻磡村工厂任品质部主管的情景。总公司在科技员曙光大厦,制造工厂在村子的同兴旺工业园,工作时间只有380天,可是每一天是清新的、美丽的,因为那里有的迷人山山水水,有热情淳朴的同事们。

06年离开公司之后,我再也没有进过麻磡村,好多同事的印象已经模糊,甚至一些连名字都想不起来,可我忘不了我带过的品管队伍;忘不了大伙一起东来顺羊肉火锅血拼啤酒;忘不了荔枝公园的跨年联欢;忘不了每周一次的总部会议;忘不了每早一碗的红豆粥;忘不了钱姐,老张,小伍,小普等一张张笑脸.......在麻磡村,我既有工作,又有生活。

总公司每周都会有一次管理会议,我会和庄经理、钱姐一同参加,我们是工厂代表。庄经理代表整个工厂营运管理,钱姐代表技术和生产,我代表品质。参加会议以后我才发现,我是其中最年轻的主管,也只有我一个主管参加会议,其他的都是经理级。这是一家防尘防静电产品公司,提供防尘防静电产品一站式服务,我记得口号叫“用心打造无尘空间”,公司业务范围广,衣服,鞋子,口罩,防尘布,粘尘垫,无尘室设计安装等都做,既有贸易又有加工,虽然只有400多人,但组织结构规模绝对是大公司级的,全国十六个办事出,四大仓库,苏州深圳两家工厂,总经理、总裁一应俱有。我离职后一年,公司上市成功。

庄经理是江苏人,很斯文的戴一副眼镜,快四十岁,板寸头,不是很多话,但做事很认真,经常在办公室里批报表,看技术资料,有事会找我和钱姐沟通。有次庄经理主动请我喝酒,并喝了好几倍,快醉了,事后我才知道,每次总部会议我讲出来的东东他竟然不清楚,他被总经理批评了。打那以后,工作方面我多向庄经理反馈并征求他意见,包括员工加薪,都考虑到整体工厂的状况。

钱姐胖胖的,跟我妈一样的年纪,真的,看到她我就会想起我妈的臃肿身型。钱姐有一个女儿,正在读大学,每周会有电话,基本上是没有零花钱了。每次通电话钱姐神情都严肃,其实平常跟我们一起时,不是这样的。钱姐非常开通和快乐的,他在公司二十多年了,从一个制衣工做到工厂厂长,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图纸精通能将能画,做出的样板绝对一流。小伍是招聘进来的大学生,帮助钱姐做生产计划和画图打样,基本上是指定款式调用技术资料,小伍做事情来还得心应手。记得有一次大家去东来顺吃羊肉火锅,啤酒是不要钱的,大家敬钱姐。钱姐说不喝,要喝就喝三瓶!我的天啦,我愣在一边,实在不敢动,因为两瓶下去,胃就开始抽筋。

老张也是个长者,我的下属,四十多岁,负责来料经验工作。我刚到工厂,我们沟通也就是每天签来进料检验报告的那会儿。他会把一叠红色报告递到我面前,面无表情:
“部长,请签报告。”
“我看下。”
“不用看,你签字就好了,赶时间。”

我茫然的看着这位大个子属下,我坐着,他站着,感觉好有压力,只有皱着眉头签了报告。之后,找一些同事了解老张的情况,有空的时候就去楼下看他进料检验工作,聊聊天什么的。刚开始他很戒备,不怎么同我说话,只是一个劲的边打布码边验货。本着尊重和关心的目的沟通,慢慢就熟了。从老张这了解到公司两年来换了七任品质主管,最长得七个月,短得也就一个来月,他不知道我能做多久,各司其职吧。事实,我坚持了一年,哈哈,成为三年来任职最长的品质部部长。(PS:我习惯老张叫我部长,而不是主管)有一天,我听到老张在跟车间裁剪主管吼叫,第一见他发脾气,他斥责裁剪主管一点都不直爽,意思是来料问题裁剪人员可以找老张,没必要报告到品质部长那再处理。我入职半年以后,老张说要回老家了,在公司干了五年累了,他平常喜欢读书,五年来积累了两大箱书呢,历史的、管理的、人文的他都看,他觉得我还行,要我好好干。

有老妈一样的大姐一起工作,更多的是关心和照顾。我们工作在麻磡村,吃住也在马磡村,这个南山区最后一个开发的地方,钱姐很照顾我的。早上拉我一起跑步,说要减肥,年纪轻轻的不能有肚子,嘿,那个时候我才125,基本上都和钱姐一起绕着村子跑的。这个村有个特点,四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口,在村子更里面有一个封闭的园区,据说是有部队或机关人员住在里面,反正我们是进不去。每天早上绕村子一圈,轻轻松松;晚上绕村子一圈,快快乐乐。村子不大,几条道,几个园区数得清清楚楚啊,平常能碰到熟人。一开心,就花上几元钱,KK路边卡拉OK,叫上几串烧烤,拿瓶饮料,那个时候一个月2000多块钱都很够花的。


这个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村子里,早上你可以听到鸡鸣狗叫,晚上你也能听到呱呱蛙鸣,越是这样,越会觉得一个人可怜,可我毕竟在这里没有遇到另一半,相反,跟同事们有更多亲情。

这是民企,产品是衣服鞋子口罩等,技术含量不高,能留下上班的都是一些年龄较长的,而且夫妻较多。据说这样更安定,公司喜欢招聘他们这样的工人,挺好管理的。

麻磡村自然、和谐,那我为什么离开这里了呢?一颗年轻驿动的心。

112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murphy
murphy

电动牙刷制造,专注五金材料采购,小五金产品外发业务,如弹簧,玩具轴等

推荐文章

文章状态

  • 发布时间: 2012-05-08 11:59
  • 浏览: 4241
  • 评论: 112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