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征文:我的质量路】一个纯正的体系工作者

像我这样一个坚持做质量,并一做就是八年,干着杂七杂八的事情,却自认为是一个纯正的体系工作者的人,不多吧?

再过半年,我就三十,而立之年,很难再为体系上花拳绣腿、聪明小智而心动,我关心的是体系的业绩和对他人的意义。回顾我走过的体系路,我曾经也是浑身长刺的毛头小伙子。

现在的我是一家2000人左右港资企业体系负责人,在这加公司做了四年多体系,薪资比入职时翻一倍。与每年增长8%以上的中国经济发展速度讲,与拼搏的同龄人讲,与年轻的深圳人来讲,我算个平庸的或中等偏下的打工者。我想说,做体系,甚至做质量发财,不容易。

如今的我,依然走在我的质量路上,每天面对各部门主管、经理乃至公司高层,每天依然放出灿烂的笑容,收集着信息,提出管理建议,摇旗呐喊,我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外观亮丽的气球。我有时需要飘得更高些,这样我似乎看得更远,考虑的事情更周全,说的话更有道理,其他部门也更容易感受到我,会想到与我商议。
我是气球,需要不断打气,才能不断鼓舞他人;若我泄气时,会引来阵阵叹息,会感受到期望者的失落和埋怨。体系工作者,一个体系引领者,需要保持高昂的士气,鼓舞自己,鼓舞他人。

我大学的专业就是机械行业质量管理,幸亏只有三年,而且我读书是兴趣转移到游戏,不然我可能成为一个专业过硬的技术人才。我们专业第一年学习机械知识、数理电学力学等;第二年学习管理基础、人力资源经济学国际贸易等;第三年学习质量管理、ISO体系、机械设计等,具体哪些课程,我现在有点朦胧了,如果认真学习,肯定可以打造成为一个迎接21世纪挑战的优秀工程管理人员。

我大三就抓住了质量管理课程,喜欢听老师讲也讲不清楚,我们弄也弄不明白的ISO9001,惊叹师兄外出打工能弄回来工厂的质量管理手册。2003年的我们毕业论文使用的还是软盘,U盘太奢侈,网络只是用来下棋、QQ或传奇,专业知识根本不像现在随处可以“百度”,更不知道有个6SQ。

书本上的知识看着容易,懂就难,实践很重要。

我还没毕业,托亲戚关系到深圳一家精密塑胶模具公司上班,分配到精密注塑工厂,老总喜欢招学生,400多人的工厂,除了几个主管和模具老师傅,其他都是学生。大学生,高中生,中专生安排到不同岗位,那时候职业技术学校没现在发展好。老总觉得学生好教育,好管理,总之思想单纯----听话。我在公司呆了一年半,从品质技术员到体系专员,做了一年生产会议记录工作,管理文控中心,从品质部调到经理办,这是职业根基非常重要的一年半。这些年,我依然怀念那段甜美的质量工作初期生活。我离开公司的原因是:公司为什么很多问题一而再,再而三也解决不了,老板是不是重视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当时写了三页纸的感言给老总,老总打了电话给我,第一句话是:“衰仔啊....”然后是“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后来才知道老总以前是老师,下海出来打工,在公司一做就是十年,接着老板以他和另外一位经理的名字开了家公司,前几年另外一位经理自己开了家模具塑胶公司......当时,我是他们俩的直接下属。

年轻,有那么多不明白,我终于跳槽了。

我要去实现我的“不明白”,我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也想涨涨工资。第二家公司应聘到一家防尘防静电公司做体系工程师,上班时被老总送到偏僻的南山西里麻墈村,让我做质量主管。公司总部在科技园,我呆在200多人的工厂,管理13名下属,监管衣服、鞋子、口罩车间,以及进出口防尘防静电产品。这一年的品质主管,让我扬眉吐气,开始有人叫我部长,开始有人帮我接电话,开始有事等我来决策.....这里的工作太容易了,同事很友好,就那么点破事,就是每周公司质量会议,我总是挨骂的对象,我心里清楚,会议上都是年龄和职位大我很多的经理,他们骂的不是我,只是找品质部出气....有山有水的地方,就是缺少佳人。不觉得,我开始网恋了.....

网恋失败,改变我的观念,我已经做到质量主管了,我还能做质量经理吗?我们公司从来没有质量经理,我现在薪资是多少呢,差不多是业务经理的十分之一。我想发财,做质量是发不了财的。一年的质量主管没有大风大浪,我每天就是主持早会,签署报告,分析评估退货,修改体系文件,当然也有人事关系协调,一些小项目。可总觉得,生活缺乏激情,我的质量理想就这样了。事实,我离职以后我的职位变成质量经理才能胜任,再过一年,公司上市成功,NND....机遇啊

改行,是我的想法,不能一直做质量。

工作快三年的时候,我决定改行。期间做房地产中介,电话营销等,一两个月就败下阵来,身心憔悴。那些行业要求脸皮后,心肠狠,不达目的不罢休。要我去蒙去骗,学校里没教过啊,父母就不提倡啊,家族里没基因啊,我内心不认可。迷茫,于是堕落半年,反省.....我只有去工作。

半年没工作过,这个时候去面试品质主管,人家说我嫩;去做QE,人家说我产品知识不够;那技术员我也做,结果成了一家公司的稽核专员。终于又回到质量相关的工作,我感谢上苍。可惜,稽核部长喜欢耍政治,满口上市公司内控九大循环,看哪部门不顺眼就查哪个部门,公司乌烟瘴气。我做了两个星期的基层调查员,带着员工的夙愿,写了个报告给老板,结果被部长截住了。我觉得该离开的时候到了,临走时老板助理问我为什么走,我说不适合公司,助理说“年纪轻轻,哪里有什么适合不适合呢,我看你还不错,可以坚持做做嘛.....”

其实,存在就是合理,这是我第一家公司总部的ISO经理告诉我的,我用了好几年才理解这句话。先要生存再求发展,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这些简短的话富有智慧。做体系,太单纯,混不下去。

我没想到我在第四家公司一干就四年多了,进去的时候厂牌是QE,到现在还是QE;我进去的时候体系一个人包办,现在有三人体系工作尽量推到部门;我进去的时候只想有口饭吃,现在是想实现一个体系梦;我进去的时候看到P&G的QAKE就痴迷,现在想到管理理念如何变成习惯和行为.....这四年,我没有走动,却跟随了四位品质经理,他们也影响着我,改变着我。

PDM,ERP,社会责任,REACH,BMP,BSR.......客户,供应商,公司......这四年来,好多新知识新体验,我的棱角越少越少,激动的事情也越来越少,但对有效管理的渴望越来期盼。

环境在变,我也在变,可我始终觉得自己还是一个纯正的体系工作者,那种为他人做嫁衣的心态,一直指引着我。

84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