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某世界五百强日资企业纪实

走出T社大门,看着T社宏伟的建筑群矗立在自己两边,想着即将在此扎根工作,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但回味整个面试过程,长期职场生涯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个龙潭虎穴!
40多岁的工场长加藤诚一直面带笑容,甚至在我答不上来的时候他也会帮忙补充几句。
但50多岁的李部长则全程面色凝重,过程中我记得他只问了一个问题,
“不好意思,请问您对成形了解多少?”
李部长身体前倾,姿态放的很低,话也说的很客气,但精光四射的眼神以及微微勾起的略带笑意的嘴角告诉我,他这是在挑我的毛病,同时也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我的简历上已经写的很清楚,3年PCBA行业,6年汽车组装行业经验。
至于成形行业,虽然平时在监察供应商时会有所了解,但这方面的经验只能忽悠一下刚入职的小白,面对眼前这种连头发丝都是中空的老狐狸来说,只能老实交代了。
“说实话,对成形我只是略懂,还需要不断学习。”
我毫无隐瞒的坦白说到。
李部长嘴角的笑容放大,看得出来我被他抓到了把柄,他得意的扭头带着质疑的眼光看向加藤诚。
“関係はないだろう、管理方法はおなじでしょう?(这有什么关系?管理方法是一样的。)”
加藤诚否决的干脆,随同的翻译也赶忙将中文说给了李部长。
李部长故作恍然的眨了眨眼睛,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后面便不再发言。
虽然最后李部长第一个站起来跟我握手,但一回想起他那富含深意的眼神我的背后都直冒冷汗。
“叮---”,电话铃声打断了我思维,看一眼手机是老婆打来的。
“这家搞定啦!”我跟老婆向来报喜不报忧。
“真的吗?!那太好啦!赶紧回来吃饭,我马上去做!”
老婆欣喜的回应道。
这是两个月来,第一次听到老婆这么开心的声音。
来中山是为了买房,而买房的原因,则是因为丈母娘已经多次提出要来广东“探望”我们这对刚结婚没多久的,却自称“在广东有一套房”的小冤家。
拿下一份好工作,就意味着买房的事情更有保障了。
老婆高兴,我自然也心情愉快,虽然T社的这个职位看起来困难重重,但目前真的是别无选择。
2016年底,深圳关外的房价已经涨到了1万8一平米,贵吗?相对于2019年的今天5万一平米的价格来说,当时真的不贵。
30多万的首付东拼西凑还是能搞定的,后续不就是每月6到7千持续20多年的房贷吗,虽然残酷,但大部分的深圳人不都这样过来的吗?
但老婆自立性强,坚持不跟任何亲戚和同事借钱,就这样,我们选择来到了与深圳一江之隔,而房价只有深圳1/4的中山工作。
但到了中山后才发现,中山房价虽低,工作机会也同样少的可怜。
在现代的广东,尤其还是濒临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中山的主流招聘网上竟然能半年内看不到一条中层以上的管理职位出现(仅限日企)。
刚到中山之初,老婆也是失业状态,买房也已经提上了日程,丈母娘驾到的日子更是进入了倒计时,一天没有工作,我肩上的压力便会增加一分!
正所谓“病急乱投医”,这半年的时间里,长期日资企业打拼的我,却连续进了3家民企,从主管到经理,只要钱给的可以就行。
但无一例外的都呆不久,民营企业靠的是关系,空降的部门主管更换起来那是以月为单位的。
半年内更换3家公司并失业2个月,这就是面试T社之前我的窘状。
所以今天T社能够接纳我,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我也只能去之无悔了。
 
---下周待续

6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