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那些年,我们一起漂在北京的日子;
那些年,我们一起通宵达旦加班的日子;
那些年,我们一起为了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的日子;
多少个那些年,几多曾经,几多岁月,留下的是体系文件中不断完善的流程,逝去的是蹉跎的岁月,迎来的是无情的眼角的皱纹和些许白发。
曾经年少爱追梦,总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成为世界第一等的功夫高人,结果高人没有成为,却成为了质量界的一粒沙。
从2006年开始从事计算机教学工作,到现在的质量管理工作,似乎总是不太平。计算机教师的工作做了半年,因为工作太清闲就跑了出去,逃到了上海,应聘笔记本生产线的制程品质管理工作,结果作为东漂,一漂就是两年。上海的节奏比北京要快很多了,何况又是台企,开始的时候每天的异常让人没有片刻的清闲,结果到头来成了救火队的一员。而每天的救火工作,让自己很麻木的习惯了这份看似清闲的却节奏很快,很需要执行力的工作。突然地一天,有同事拿着一本《品质管控》的书在看,自己偷瞄了几眼书的内容。突然发现,原来品质是这样的啊?从此,便开始不断的丰富自己的知识,而不是一味的做一个有执行力的救火队员。那时候,每个人都会轮着值夜班,而夜班的时候又没有很多事情,所以闲下来就看一些品质的资料和书籍。从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朱兰,知道了QC七大手法,知道了另外一个品质世界。
台企的节奏总会逼着人们想逃离它,而我也就是在金融危机的前一刻跳了槽,回到了北京,说跳槽仿佛不太对,因为我这个槽跳的距离远,周期长,差不多大半年都在找工作。而此时的上海,我的那些同事们,也还在快节奏的强压力状态下工作着。每每此时,我们总在QQ上互诉衷肠,谈论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蹉跎岁月。压力和快节奏带给我们的是执行力和动力,每个人在工作中都是快乐的,而且都互相友爱着。
转眼间来到北京就半年了,曲线救国,就用低价位换来销路吧!自己就这样便宜的把自己的卖了,而这一卖就是一年,就是在这一年里我遇到了六西格玛论坛,也就是在这一年里,我开始了和六西格玛论坛的缘分。北京的工作节奏,出奇的慢,也许是天子脚下,也许是个私企吧。总之,质量工作在缓慢中进行着,仿佛一切都如夏季的午后,混沌中带着喘不过气来的压力。这一年的质量工作没有什么进展,反倒是自己的“质量”有很大的提高。一年之后,找准时机就离开了这个在我最困难时候给了我一个工作的公司。
来到了现在这个公司,我从原来一个不知道体系,不懂医疗器械的质量小小人。逐渐的在学习这些知识,而我的这些可爱的同事们,同样是一群80后,带着朝气,带着不服气,带着对未来的自信和向往,针对每个质量问题,各个歼灭。从2年前来到这个公司,到现在在领导的带领下,品管部的稳定和壮大。从原来的一穷二白挨欺负,到现在的人齐文件齐记录齐。SQE的兄弟们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和被骂屁股坐错位置的风险,在供应商、采购、工厂之间周旋,建立供应商定期评价、供应商质保协议、供应商处罚协议等供应商体系所需内容。CQE的姐妹们顶着客户的枪林弹雨和谩骂白眼的经历,在客户、工厂、研发之间睿智的一个课题一个课题的歼灭,同时完善了客户抱怨程序这一关键文件。PQE的兄弟姐妹们,从原来的内审不合格项专业户到现在的零不合格项。计量的兄弟姐妹们从一无所有,到建立不断完善的内校外校以及完整的需计量仪器的校验、标示等。我们有过辛酸,有过苦辣,有过甘甜,有过泪水。而最最骄傲的是,那些年,是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那些年,我们永远不会遗忘的日子。
那些年,是六西格玛一起陪我们走过的日子。

5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