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爱, 心溢香的唯一妙方--13

为父读了这篇报道后才思量着把雄琪介绍给你的呀!  你俩开始不是谈得好好的吗?但后来不知为何就渐渐冷淡了下来?还有那个叶振华,你们又何时开始的?我醒来想想是一头雾水……  霞儿,你是我的女儿,请收回那句极重极重的话儿,好吗?假若那个叶振华真的如你说的那么优秀,我可以试着考虑考虑接受他。但女儿你一定要想想明白、思思清楚与一个残疾人作夫妻未来的人生路上将充满着艰辛、布满着荆棘……如果你无怨无悔、心甘情愿、不折不回地选择了这条路,我也无话可说了,只有为你、为你们默默地祝福的份了。  父亲陆锦文留笔与龙年初一清晨四点  阅毕,叶振华放下信说:”霞儿,你有一位好父亲,应该高兴呀!信中的字里行间里处处透着他的一片片真情啊!“  ”振华,你说,我是否已伤透了父亲的心!“陆霞倚在他的肩头道,”我不是一个好女儿!竟如此莽撞地冤枉了父亲,我……我其实……我其实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霞儿,事已至此,你如今也不要太自责了。至少通过这次风波你知道了你父亲的想法,况且……“他瞧瞧床头柜上的钟,”别再流泪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吃饭呢。琼菲,快来帮她化点淡妆……照现在这样,我们可就哪儿也不能去了。乖,别……别再哭了,啊!“  叶振华带着她们回到家,几道热气腾腾的家常菜已搬上了饭桌,刘梅娟正翘首以待在等着他们归来……饭局的气氛温馨而又热烈,陆霞与陈琼菲自然成了他们家的座上宾,刘梅娟时不时往她们的碗里夹着菜,有说有笑的合不拢嘴。叶光达一边咪着煮热的黄酒边问着陈琼菲有关的经历,他时而点头、时而叹息,嘱咐儿子一定要帮助着妥善解决这件事才是……吃完饭陆霞向刘梅娟要了两张红纸,不大工夫她就巧妙地剪出了两个”福“字——还是”双龙拱福“型的。  随后叶振华带着她们进了自己的书房,说是让她们帮着自己理理书、归归文章。他的这个书房朝北开着一扇门,东南角与西南角各放着一个书橱中间隔四扇窗,上面一盏40瓦的日光倚在壁顶、下面则摆着一张古式紫红色的书桌,上边杂乱无章地堆着各式杂志。目光东移则一台电脑映入眼帘,旁边还有一件很精美的”猫戏鹊图“的工艺品摆着,右边则是叠得参差不齐如电脑般高的一堆稿件,目光上移便会使人感到惊叹不已——一张张或大红或金红或橘红的奖状横着一行几乎贴满了整面雪白的墙壁。北面则悬挂着他自己的六幅书法,也是或苍劲或奔腾或婉约或狂草……  她们站在门口几乎呆住了,经他说破了寂静才缓缓移动脚步。陈琼菲径直过去打开橱门就情不自禁”哇“地惊叹了一声——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书,尽管她以前也常常尽可能多跑学校的图书馆,但这些诗歌、散文与杂文是她心仪已久的。闻一多、郭沫若、艾青、朱自清、冰心、鲁迅、海子、席慕容、舒婷、周国平、冯骥才、蒋子龙、余秋雨、史铁生……都是文学大师啊!她抚摩着这些带有丝丝”灵气“的思想结晶就犹如和这些大师在握手,虽然东倒西歪但每一个书名都足以使她如痴如醉了!叶振华见其这样又招手她过去看看另一个书橱,她便又一次坠入了文学的海洋。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的脑海里顷刻间充满了疑惑,如此精致的文学经典大集合,她无法抗拒地眼花缭乱了……上中下三层全是中外名篇小说——《红楼梦》、《老残游记》、《家》、《春》、《秋》、《子夜》、《半生缘》、《许三观卖血记》、《呼啸山庄》、《简爱》、《红与黑》、《追忆似水流年》……应有尽有古典的、近现代的、现代的、当代的、国外的、国内的!  此下午陈琼菲就被俘虏在了这七彩斑斓的文学的 ”绞刑架“下,头一次来参观的陆霞则是痴迷在叶振华的文章堆里。他摇摇头无奈道”还是靠自己吧。“于是,他撑着双拐来来回回忙近傍晚才把书归位、把文章理好,勉强算有了一个象样的环境……事后她们反而一个却说,”我实在是对这些难得一读的书爱不释手“;一个则语气咄咄逼人地埋怨他说,”谁叫你平时保密你的文章?“  ”嗨,今天遇上了这两个家伙,我真是有理也说不清啊!“叶振华禁不住叹了一口气说。  年夜饭叶光达夫妇俩准备了一桌美味而精致的晚餐。五人依次而坐相互敬着酒、相互祝着福、相互夹着菜,他们时而含笑、时而脸红谈笑风声着其乐融融,整个空间里时不时地爆发出笑声一片。时间不知不觉地在这欢声笑语中流逝,酒过三巡的叶光达咪着眼用筷子指着叶振华开始向两位姑娘唠叨起他儿子儿时的趣事来,说得他怪不好意思的——甚至最后忍不住伸手去捂住了其父亲的嘴连连道,他今晚兴奋得喝多了点,刚才他说的这些全是他自己胡编的,你们若不信可以问我母亲。此话一出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带着陈琼菲几乎游遍了上海的著名景点,吃遍了上海所有有特色的小吃,他们结伴游外滩、逛南京路、进商场、看展览、观演出、觅上海历史、找上海古迹、闻上海味道……领略了一回世纪交替中上海的旧貌与新颜。上海还玩不够,因为他们是记者要捕捉时尚元素,于是,他们又去了杭州。杭州他们常去但对陈琼菲来讲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无比新奇的——特别是西湖。到了实地站在苏堤上她才真正理解和体会了苏东坡的那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深味与美境了。当他们满怀喜悦归来时,可知晓有一场精心策划已久的 party正在期待着这陈琼菲又一次感动的泪水……  周安亲临火车站把他们接到了单位,一路上他显得是神秘兮兮的。到那儿时已近黄昏,陈琼菲见他如此模样不知何故心里总是如拽了七、八只小兔般七上八下的。乘坐电梯到了12楼的单位门口时连叶、陆两位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打开一探拉灯灯不亮、喊人人没声……这时周安自鸣得意地三击掌,一会儿便从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烛光闪现,缓缓地传出那熟悉的音乐……  ”是《生日快乐歌》吗?“陈琼菲侧耳倾听着她忽然想起什么情不自禁道,”今天……今天是我的生日……“  此话一出室内亮起了七彩长龙灯,一个三层宝塔型的蛋糕被推到了陈琼菲的面前,大家拍着手齐声哼着英语版的《生日快乐歌》,那柔柔温馨的气氛如梦似幻,但面对着这一张张真诚微笑的脸可的的确确在真真切切的现实中啊!一双双真挚的目光、一句句深情的”Happy birthday“,还有那明明幻幻的烛光好似也在点头微笑对她发出最最美好的祝福,头偶尔一抬便在东墙的七彩灯光下”祝琼菲20岁生日快乐“红光闪烁历历在目……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位土生土长的东北农村姑娘有点不知所措、有点受宠若惊!  ”琼菲,20岁生日快乐!“大伙齐声道。。  ”周主任,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叶振华见到如此场面再也忍不住就抱怨了他起来,”还有你们,要举办生日party为何……为何事先不支吾我和陆霞一声?“  ”振华,你小子,我不找你算帐反而你倒先埋怨起我来了。“周安拉长了脸委屈道,”你和陆霞在热恋之中我们都知道,但琼菲是我们大家的。你为何也‘独霸’着她不放呀?我想带她去我家吃年夜饭与你商量,你却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年初一是你的生日我们准备想给你过生日,你却迫不及待去了上海而且还嫌不痛快又‘游’去了杭州……你这些故地重游浪不浪费时间呀?这次要不是我打电话说了一回谎催促着你今日必须要回来,恐怕……“  ”对呀,对呀……“大家围着陈琼菲进里间去了。叶振华无奈摇摇头道,”这……霞儿,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我……我这次真的有点过分了些吗?“  ”我们呀,热心过了头,他们在吃醋呢。平时你老拿我开玩笑,这次被人开涮的滋味如何?“陆霞起身道,”你还愣在这儿做什么,快走啊!“  里头一片欢腾,蛋糕被推到了一旁,同事们拉着陈琼菲坐在沙发里问长问短有说有笑着。周安正在开香槟酒,摇着摇着一股气冲到了瓶口一刹那间便涌了出来,惹得大家一阵惊叫

0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