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那些年】,一起在苏州华硕燃烧的青春

当我们到了老迈的时候,除了每日墙角的阳光,手中的拐杖,也许还有假牙、轮椅、助听器在陪伴着我们,也许很多人的口头禅是,“想当年......”。
听朋友介绍,我也用了三天午休的时间,零零碎碎地回忆了刚毕业的那些年,迷失在华硕的日子。

每个人都知道,最舒服的日子是在大学,而最辛苦的, 便是毕业之后的一两年。
那些年,我在苏州华硕工厂。
十一年之前,也就是毕业之时,坐35块的汽车来到了苏州。当时并没有选择大型的制造型的生产工厂,觉得太闷太单调了。可是,当生存的压力以及走在马路上的极度的自卑感达到无法再承受的时候,看看周围的同学们,虽然需要日夜加班、倒班,但是却很满足、很小康。那时候,谁过的滋润,谁就是我们“融资”的目标。至今,我依然清晰的记得100块消费时的速度!
被迫调整了下自己,为了活命,似乎得改变自己了。就这样,进了华硕,开始轮班的生活。

第一篇:“知人,知己”
被分配到名硕一厂,当时正值公司储备制造管理干部,因此招聘了一批的大学生。记得当时一批的有四人,三人大专,一人本科,我也就落了个“大本”的绰号。
3个月的实习期,从一颗颗物料开始,电阻、电容、Cable、Connector等等,又是欣喜又是担心,谁有本事可以记得住或者认识这么多的物料啊!之后慢慢知道了,达人多的是,随便叫出料号品名,已经是普通的水平了。
“知人”,认识了更多的不同部门的人,那时候感觉这些人不是爷,就是奶,生产部什么事情都得求着他们,请他们来分析,请他们解决shop floor的异常,请他们换颗料,光认识还不够——还得要交情。那时候,记得最最牛X的是IQA的C,她说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压在手里的问题板子,她可以帮你搞定!那个羡慕啊!——当时想,干什么不行,非得干这个生产!
当然认识最多的,要说我们的制造部自己人了。姑娘最多,都是些未婚的小姑娘,各有各的特色。尤其我们轮班中的两名大主管,哇,我们这些新人刚加入他们的管理团队中,听他们骂人,形容为凶神恶煞都不为过分。只有一次严肃的班后会议上,原本如同死神一样的两大女神突然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容中也充满了青春活力!由此,我改变了对这些在台湾工厂默默奉献自己青春的少男少女的看法,因为,我也是其中一人,有血有肉,有超人的付出,有极限边缘的忍耐,有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
当时的大陆课长D,哦,人见人畏。在车间里是一付领导的不苟言笑的模样,可是,在办公室里却是满脸笑容,谈笑风生。从此,我们烙下了心理阴影,唯恐碰到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需要找他的时候,心惊胆战,学习前辈——去之前逢人就打听老板的心情,在办公室门口探着脑袋。
台籍的课长C,走路姿势有特色,签名有特色,在我离开之后,同事们都会让我们模仿C的走路姿势,腰杆微挺,罗圈式地脚跟着地,带着一点从容,揣着一点自信,往往这时,同事们都会笑得人仰马翻,因为,他们心底里都明白,也许也只有台湾人,才能如此地走在车间里面,傲然地面对车间内的我们这些不懂世故的青年男女。
那些年,我们如同一张张白纸,从象牙塔里面飘出来,落在满是尘埃的人世间里。

第二篇:超级变、变、变(在华硕,我有三变)
我成了一名领班,带两条线的Touch Up, Testing, Packaging。
记得第一天,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第一个月里,我最怕的就是换线。换线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人机料都要考虑到。那个时候基本上都是我们线上的从外地来的小姑娘的在主动的帮我,这一点,让我非常的感动,因此,我至今都记得他们其中的一些人的模样。
崔菊香,盐城人,小眼睛,走路歪歪,是她第一个主动的提醒我,现在要做什么事情了,一个测试的多能工。
岳芬,大眼睛,皮肤有点黑,Function Testing的第一站,往往第一站的比较辛苦,因为她会本能的不把片子往后流,所以她要多测点,要累点。
李*菊,manual testing的第一人,非常的聪明,漂亮,没事就来问你,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还有我的小锡炉,即rework的第一高手,touch up的几个大笨蛋(张鸣),和几个大懒头,ICT的主力干将,集身材与美貌于一身的小姑娘,只有如此,才能吸引PE的光棍汉子泡在你的线上,围在你的ICT。
第一变:从交接班菜鸟到击败传说中的高手。
因为我是新手,常常需要与一位传说中的交接班整人高手——K女做交接。在她接你的班时,鸡蛋里挑出骨头后,还能在骨头里挑出二两肉来,不带肥的,不带皮儿的!你信吗?——那一天开始,我是信了。连续几次,承受被挑刺的压力,下班之后,闷得要坐在马路边抽上几根烟,才能回宿舍,几近崩溃。再描写当时的场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线上的员工,都在默默地看着我…...“为什么没有提前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没有人递给我把刀?哪怕是根牙签,我也要捅死她!
当时的残忍与血腥,让人几乎窒息,你还必须全部弄完了才能下班。可是她不知道我也是个喘口气的人,某日的某个班,我对下面的所有XDJM、轮班、主管们说,今天,我接她的班,好好地整她。我提前半小时进车间,提前了解情况。交接的过程犹如在过招,刀刀致命,绝不姑息,我班上的员工刚开始是呆了,随之是扬眉吐气的笑容,我也很爽,没有留半点情面。结果,还没有交接完毕,她就开始哭了……哈哈,当我开线后参加主管会议时,首先热情地给大家分享了这段复仇,绝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比我还开心,像是赢得了一场战斗,替他们出了口气。
华硕中的逆境中确实可以让一个人快速成长,从一个初出茅庐、与世无争的小伙子,逐渐向暗藏心机,察言观色,迷失理想,丢失勇气的人生转变。
第二变:忍无可忍时,继续再忍。
第二变让我在几近瘫痪时,继续鼓起勇气来安慰、调整自己,坚持下去。那时,只有日夜两班(我轮夜班),因为生产线发生了一起客户投诉,因此我要写一份8D报告,交给另一位课长Z。我昨天夜里9点上的班,早上九点就应该下了,那已经12小时了。Z课长心不在焉的看着我搜肠刮肚写出来的报告,只说了两个词“不行,重写”,那一天,Z课长又陆续对我说了3次,在倒数第二次的时候,真的想甩手不干了,受不了这样的几近让人崩溃的折磨(没有人性可谈),直到近下午两点,我才能够回去,路上再乘61路,又是1小时,那天差不多垮了……
人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大?一般来讲,轮班的工作是上四天休两天,台资公司是一个月轮一次。第一次翻夜班,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出奇的无法控制,夜里1点吃饭的时候,明明知道自己非常饥饿,可看着那些瘫在饭盆里的饭菜,吃一口就想吐。下了班,身体非常疲劳,可是当你一走出车间,人间9点的太阳照在你的身上时,又开始兴奋了……我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折磨自己。
那些年,我连续上了6个月的夜班,150斤的我只有105斤了。
第三变:我可以领导别人吗?
我带的班出了一次客户投诉:漏压了一个CPU黑框架。看起来不可能啊,但还就是发生了。
D课长很重视,在晨会的时候,当着我的员工的面,说了很多让我恨不得钻地洞的话。短短的十分钟,总觉得自己不够称职,自信被D课长全部践踏了……训话完毕之后,员工走进车间的那个镜头,至今无法忘记,一直在想,如果马上没有员工听我的话,那该怎么办啊?!当时差点就离开走人——但是我停了下来,为什么我离开华硕的时候,是在最糟糕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是最鼎盛最广场的时候呢?继而,我挺住了。
关键的时候,还是线上的小姑娘们,她们帮助了我很多,一点一滴,让我重新捡回了自信。后来,在以后的工作里,我非常注意如何寻找、树立、培养管理干部的自信。
交流是双向的,我也以一个大哥哥的身份,跟他们交流,劝说他们再回去读书,介绍对象,化解矛盾,谈游戏,侃大山。到后来,其他线的人都非常羡慕我线上的员工,好几个都想调过来。
在最后离开公司的时候,最后一个班,线上的MM们,三四个都哭了,我也差点憋不住。虽说小妹们都只是操作工,也不会一直打工,但是如果有机会成为同事,我还是希望能够再照顾照顾他们!

第三篇:永不消逝的记忆
1,轮班的生产的人,往往离不开香烟。那个时候,12块一包的红南京算是月初标准配置,月中要数5块的东渡,月末就是3块5的红梅,发工资前——就是守在吸烟室门口明抢了!
我们一般不会被别人抢,因为一直是俺们抢别人!在熏得四面发黄的吸烟室里,吐吐烟,发发牢骚,侃侃CS——叶腔刨抖,呵呵,真的是快活。
2,那时吃饭的时候发饭票,经常有员工请假什么的,领班主管也就多几张。呵呵,那个时候,带帽的小领班多吃几碗饺子,多弄一碗面,一套领导班子在一起腐败,哈哈,那感情真的好啊!特别是,当你的领导拿了两张给你,叫你去再打水饺时,你突然会想,哦,原来都一样啊!有时候,我们还分给别的项目,别的部门,礼尚往来,不亦乐乎。想来还真是,咱们这些一线的管理者,唯一腐败的也就是几张饭票而已,不过,其中的分享的乐趣,何止于此!
3,有一年园艺会,工厂发给每个员工20点,相当于20块钱,再让各工厂各部门设立摊位,让员工消费。当时,我们班组分到一个摊位,无比兴奋!赚钱的时候来了!我领了军令状,准备全上羊肉串!也都不要自己搞——发包,找代理。找了个新岛咖啡旁的一家肉串摊,谈了下细节,聊了下最大产能(老板把他的亲戚都算在内了)。到了那一天,准备进场,门卫不让经销商进场(非公司员工),当时我在门口也傻了,一帮人可在等着呐,要是进不来,不都残了嘛!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手机响了,肉串老板来电——“我们翻墙进来了,你在哪儿啊?”我滴乖乖,长吁一口气,总算没有误事。也算体验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4,……..

记忆的亮点还有很多,还能一口气说出他们的名字WH, WLJ, WQJ, SY, XM, LXH, ZB, LSL, TXG……
往往第一份工作就很大地影响了今后的职业。如今,我依然做生产。看着线上懵懵懂懂的男孩女孩,偶尔会想起那些年,我在华硕共事的兄弟姐妹。世界总是很小,在后来的工作里,我因为工作,在S公司遇到了当年的Z课长,我也可以和他搂搂肩称兄道弟了;在F公司,碰到了D课长,还让他做了笔生意;同在F公司,碰到了当年的料帐老大,在新兵蛋的眼里,属于神一样的人物,呵呵,现在看来,也很普通。
回顾那些年,看到了很多的成长的大大小小的深深浅浅的脚印,映射了很多自己心理成长的历程,从来不去记恨什么,原本就已非常淡薄的记忆,还能够回忆得起,就已经是人生一大幸事。

66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