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质量人员一家亲,切莫彼此怼伤害

“您为何选择质量管理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质量人或许会被问过或自问过这个问题吧。
朱兰在自己的自传《质量建筑师的美丽人生》中是这样回答的,“我并未选择质量管理作为自己的事业,而是高层领导选择我从事此项工作”。当初机缘巧合的安排,将自己扔到了质量人的职业上,上演了一场人生的磨练。
在从事质量工作的这10年中,与不少的同行打过交道,QM,SQE,第三方审核员,QE,QA,inspector等等等;在质量人的身上我看到了许多的优点,严谨,仔细,愿意承担责任,乐于分享;质量人常常需要作为一个好的辅助,支持其他人完成质量目标,这些人包括公司内部的部门,客户和供应商。
质量人能获取的资源并不多,甚至有的时候还有些限制;但是,质量人承担的责任却丝毫不少,供应商的质量问题会需要找到SQE,生产的质量问题会找到QE,公司体系的质量问题会找到QA。质量人必须为质量问题负责,即使不是全部的责任,也必须是负责人之一。
因此,质量人会承担一些奇怪的压力。
比如,
一个SQE打电话给我,要求对某个产品的包装做改进,她说公司给了她很大的压力;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她也从来没有来过我们的公司。我发现她手上关于这个产品的技术文件甚至有些缺失。
质量人员递汇的NCR单经常被批评写得不够好,可是这些NCR的发现的问题并不是质量人员造成的。却被责问把关不严。
时代的今天,人人都要得到卓越品质,选择将要求直接抛给质量人员,让质量人分解问题,传达给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者,或许比自己把要求分析清楚来得更轻松一些。质量人员作为宣泄的有形窗口,真的是太容易被人伤害了
质量人员之间,应该携起手,互相体谅,无论是情感上还是技术上的支持,都能让质量人彼此在有限的资源中,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和信心。
朱兰在自传中写到“在回首往事,我发现自己是多么愚蠢,当时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惩罚无辜的人。”朱兰也曾翻过这样的错误,将自己的负面情绪报复在不相干的人生上。
质量同行们,质量人员一家亲,切莫彼此怼伤害

0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