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中国哲学加西方管理科学:中国式管理的超级虚构

中国式管理承认,从管理科学的角度而言,不存在“中国式管理”。因而,所谓中国式管理,是指用中国哲学加西方管理科学,也就是用中国的“道”加西方的“术”。中国哲学加西方管理科学,无疑是中国式管理存在的基础。

然而,中国式管理这一看起来似乎境界颇高的思想基础,不仅存在着致命的逻辑错误,更存在着严重的实践悖论。



西方管理科学与管理哲学不可分割



纵观西方管理科学的发展历程,从泰勒、法约尔,到梅奥、马斯洛、麦格雷格,到德鲁克、彼得斯,尽管经历了“经济人”、“社会人”、“自我实现人”、“文化人”等不同的人性假设阶段,但从来都不缺少哲学向度。

事实上,西方管理科学与管理哲学是不可分割、水乳交融的,管理哲学本身就是西方管理科学的基础和有机组成部分。毫无疑问,西方管理科学是人文理性与工具理性的统一,是“道”与“术”的结合。并不存在缺少哲学向度的西方管理科学。

即便是早期泰罗的科学管理,也是“道”与“术”的结合,而非有些人所理解的把人当成物来处理的简单做法。科学管理的实质是一种效率哲学,它在倡导超越经验主义、建立科学管理机制的同时,强调的是管理部门与工人之间的亲密合作,它倡导合作而不是个人主义。

而德鲁克更将管理哲学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最重要的是,德鲁克建立了成就与道德合一的管理价值观,以及自我实现与企业目标合一的目标管理体系,有效地解决了“以人为本”与“以工作为本”的矛盾问题。德鲁克的管理学成就,远比中国式管理所提出的“修已安人”等思想成熟的多。

事实上,中国式管理目前所提出的核心观点,大多是与企业目标缺少深刻关联的人际沟通之术,与现代管理的本质相去甚远,根本缺少对管理实践的深刻洞悉,甚至是一些远离管理实践的清谈。



中国哲学加西方管理科学的逻辑错误



假如中国哲学加西方管理科学成立的话,必须基于以下几种假设:一、西方管理科学缺少哲学向度;二、西方管理科学在全球化时代已走向没落,只有用中国哲学才可以激活西方管理科学,从而拯救21世纪的管理学;三、西方管理哲学不适合中国人。

然而,事实表明,以上假设都无法成立。首先,如前所述,西方管理科学并不缺少哲学向度,并不是有“术”无“道”。

其次,从工业经济时代的现代管理到知识经济时代的后现代管理,西方管理科学不仅没有走向没落,反而因自身的不断变革而日臻成熟。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美国知识经济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以及当今跨国公司在全球的布局、甚至中国优秀企业目前所取得的成就,都是以西方管理科学为指导或学习西方管理科学的结果。因此,西方管理科学不存在以中国哲学来激发活力的需求。

最后,西方管理哲学的人性化导向以及人性化管理实践体系,是基于对人类本性的研究,而不是仅仅是对西方人性格的研究,因此,并没有不适合中国人的逻辑。跨国公司在中国所实施的人性化管理,并没有使中国员工感到不适应,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基于管理哲学与西方管理科学不可分割这一事实,把西方管理哲学全部人为地从西方管理科学中抽取出来,将不存在西方管理科学。假如只抽取西方管理科学某些工具化的部分,再加上中国哲学的话,就成为一种人为的强迫婚配,生出来的将是一个怪胎。



中国哲学加西方管理科学的实践悖论



管理哲学作为西方管理科学的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向来与企业经营目标不可分割。西方管理哲学是经过实践检验的有效的哲学。这种有效性表现在人性化管理目标与企业绩效目标的双重实现上。

而中国式管理所倡导的“修己安人” 哲学,很容易远离现代企业管理实践,特别是很容易与企业对绩效的需求相悖。把中国式管理的一些做法强加到西方管理科学体系上去,对管理实践将产生巨大的破坏作用。试举几例来说明:



中国式管理的权谋术与西方人性化管理体制相悖 在西方管理科学中,德鲁克的“以人为本”管理,是建立在“文化人”假设的基础之上,即把每一名员工都视为具有主体地位的创造者。“知识工作者”的出现,使“文化人”假设成为现实。西方人性化管理是基于对人类本性的深刻认识和尊重。

而中国式管理所说的“以人为主”,并没有明确的主体哲学为依托。因此,只是口头上的“以人为本”。中国式管理所推崇的权谋术,正是在此基础上所表现出的对人的不尊重。在不尊重个体的情况下,所谓的“以人为本”就是虚假的,与西方管理中的人性化管理体制将产生根本上的冲突。

中国式管理的沟通技巧与西方管理沟通制度相悖 中国式管理的沟通技巧,如“先说先死”、“会而不议”等,与西方管理中的会议制度完全相悖,也与管理实践中所要求的快速行动原则相冲突。

中国式管理抹杀个体价值的做法与西方管理激励制度相悖 中国式管理倡导隐藏个人创见,把个人创见归给领导。这种做法与西方管理的激励制度相悖,在管理实践中是行不通的。

中国式管理的问题化解方式与西方管理绩效制度相悖 中国式管理推、拖、拉的问题化解方式,与西方管理科学的绩效制度会产生严重冲突。

中国式管理的蔑视规则与西方管理六西格玛精细化制度相悖 后现代管理同样重视管理中的“混沌”、“模糊”等问题,但这不等于否认严密的制度。但中国式管理的过度蔑视规则,却与西方六西格玛精细化管理制度相悖。中国在精细化管理方面不是过度,而是还远远不够。中国式管理的蔑视规则,特别是对于大型企业的管理实践是一种严重的破坏。

中国式管理的虚假伦理与西方管理的信仰基础相悖 诸如企业家回报社会,是为了避免被穷人攻击等言论,表明中国式管理的伦理观,是在信仰危机情况下产生的虚假伦理、甚至是邪恶伦理。尽管其根源出自《易经》这样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经典,但这恰恰暴露了中国传统文化不能真正解决当代信仰危机的重大缺陷。基于信仰危机的中国式管理之虚假伦理,与西方管理科学中的新教伦理无疑会产生严重冲突。这种冲突对处于国际化进程中的中国企业来说,无疑会成为一种巨大的文化障碍。



从思想基础的虚无看中国式管理的虚构性



因此,中国式管理虽认同西方管理科学的价值,但却把与西方管理科学不可分割的管理哲学彻底否认了。在此基础上,它所设想的以中国哲学加西方管理科学来构筑中国式管理的做法,表面上看来具有很大的煽动性,会激发民族自豪感,但却并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管理实践。

中国式管理的这一思想基础,无疑具有很大的虚构性。中国哲学加西方管理科学是中国式管理的海市蜃楼。
对“好”的回答一定要点个"赞",回答者需要你的鼓励!
已邀请:

iscariot (威望:49) (上海 ) 汽车制造相关 职位对我来说已经是浮云了

赞同来自:


阁下认为对于我们人类,是理性地判断重要,还是感性的判断重要?

我的个人观点是 中庸 . 而我们现在整个世界都太理性化....由此,你可以明白我的想法.


13 个回复,游客无法查看回复,更多功能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