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福喜事件----质量还是要从基本素质抓起

食品安全大家都关心,但是这次smg的重磅爆料还是让人感到无奈,涉事企业体系不可谓不全,采购商的监管也算到位,但是所有问题还是要等记者卧底取证才被老百姓知道

是管理者不知道企业正在做什么吗?是员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都不是,只是大家选择了视而不见,企业也许是为了追求利润,员工也许是为了养家糊口,但是他们危害是所有消费者。

也许是猎人太懒惰,也许是狐狸太狡猾,但是在此次事件里,不知道我们质量工作者扮演了什么角色,是挺身而出还是助纣为虐

其实在这大环境下,确实有些无法对外人道出的无奈,但是从新闻里看到只是无所谓,这不是体系,监管能解决的,只有提升国人的基本素质,诚实,守信,有正义感,才会让我们的质量走上正轨
对“好”的回答一定要点个"赞",回答者需要你的鼓励!
已邀请:

QACAT (威望:51) (上海 上海) 计算机相关 咨询顾问 - 天然呆

赞同来自: shrimp45 mmkkgg520 zhenwe123 eargto yaodongzhi zP2534246 王熠之 LOVE铭 gameoverztq michaelchen521更多 »

东方网7月22日消息:据《东方卫视》报道,从7月21日中午开始,调查人员对福喜工厂的相关负责人进行了约谈。工厂质量部经理表示,对于过期原料的使用,是工厂高层直接授意,公司多年来政策一贯如此。据其向调查人员反映,这样的行为至少需要厂长以上的领导同意,像牛肉饼这种一直有生产的产品可以直接添加次品材料。当被问及这种行为从何时开始时,该负责人称不记得了。 这跟“素质”有关吗?“只有提升国人的基本素质,诚实,守信,有正义感”,这不是“道德血液”的笑话嘛,在上海买的起房吗?“丧心病狂”?土地财政超发货币难道没感觉?“挺身而出”,结果当然是直接走人。善无善报的氛围一旦形成,无药可救,改变思维才能否极泰来。这跟底层干活的没一毛钱关系(国内黑心作坊谁会有空做记录),完全是经营策略的取向,而这种策略又是宏观政策的结果----大国穷思维,外向型经济,完完全全的不适宜性。底层打工的当然无所谓,根本原因大家都知道了,还立啥牌坊。
--------------------------------
咪了个喵,好像自己挠了不是太合适(怨气太重不太好,不解决问题),在此打个补丁。昨晚正好听到上海广播的市民与社会(重播),在谈上海福喜这事件,只听了下半部分(开头一直在玩游戏,错过了),突然意识到,此篇题目可改成“福喜事件----质量还是要从领导的科普抓起”,一直希望全民科普下戴明管理以及十四条。因为以前人家(包括公司的同事)问我是干嘛的,质量是啥没听说过啊是不是质检啊,我只能回答我是打杂的。

节目一直在讨论监督惩罚,嘉宾痛斥福喜的恶劣行为(这个没意见),指责有些网民还为福喜开脱把责任指向正负(这个有意见)。如果监管有用,那监管的正负部门事前在哪里?只靠监管是防不胜防的,思维还是停留在检验的年代,监管能出世界级的大厂或产品?戴明的红珠实验早已说明,检验/监管只能保证稳定,属于“控制”,良品率稳定在70%,对等的事实就是一直稳定的在生产30%的不良,不管你查不查严不严,不良的原因还在那,严罚的损失其他地方找回来,变着法儿降成本。这属于“穷思维”,不合时宜,话说红军过草地时还啃皮带呢。“富思维”应该是“改进”,问题就是机会(opportunity,DPMO中的O),准时制/精益生产包括信息化,减少过期食料(可能需要上下游共同配合)。开源节流,改省的省,不该省的过期食料需要妥善集中处置(可持续的循环经济,比较难,一是找对地方二是落实时的政策导向与利益链,地沟油好像是不了了之的)。

节目快结束时,主持人问到有信息表明13年初就有内部人员报出投诉过这件事,嘉宾一改语速,谨慎解释国内对外资的检查没有明文规定…人艰不拆,没有否认就是最大的进步,虽然依旧绕圈子但可以理解而且只要是事实就可。这个就属于“路径依赖”的问题,外向型经济无疑是成功的(开放系统外部能量发挥内部生产力),做大再强是大概率成功的模式(先强后大,小概率),GDP不出几年就能世界第一(不谈结构…),那第一以后呢?换了一堆外汇都很难用(不过至少能确保国内超发时对外不贬值),国外要求高国内要求一直那么低? (衣食住行的“欲壑难填”明显是人类进化的内在动力)其实还是适宜性问题,现在又不差那些外汇,还一直依赖外资人家当然无法无天了也看不起。整个就是“大国穷思维”,因为“穷”所以要依赖别人,非要“富”过了才能自强?

另外,“0.1 总则 采用质量管理体系是组织的一项战略性决策”很多时候都只是纸面上的一句话,没有“大国富思维”,只靠监管严惩,“战略性决策”就是空。
好吧,以上仅挠挠,纯属扯扯谈谈。

29 个回复,游客无法查看回复,更多功能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