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日本人的另爱 - 价值工程 (Value Engineering)

日本人从 Deming, Juran 和 Feigenbaum 那里学到了 TQC;这使美国人後来创新成了 Six Sigma 和 Design for Six Sigma。日本人在有了 TQC 之後又从 GE 的美国工程师 Larry Miles 那里学到了 Design for Value,也就是当今的 Value Engineering/Value management。 Value 的定义是 Function/Cost,也就是产品在最低的价格下达成应做的功能。东西如能做到又好又便宜,那麽何愁没有市场? VE/VM 因此也应该是我们做 Lean 时的一个工具。纲上有许多有关 VE/VM/VA 的资料,在北京也有一个 VE/VM 学会。
对“好”的回答一定要点个"赞",回答者需要你的鼓励!
已邀请:

Amitabha (威望:13) (江苏 无锡) 汽车制造相关 咨询顾问 - 过程质量管理和供应商质量管理

赞同来自:

就像日本人那会一辆报废的车子去研究还能使用的零件,为什么还是好的呢?不是说十年报废的么?为什么、为什么呢?
产品在最低价格下达到使用功能与寿命,多一天都是浪费,最好就是刚满保修期全部报废,这样他们才有更多的钱可赚,德国人就比较厚道了

7 个回复,游客无法查看回复,更多功能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