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爱, 心溢香的唯一妙方--46

是一个没了爹娘的人,我也是一个没了爹娘的人……我们……我们之间……”  “我求你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这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力海!”当他真心说出那句“我——喜——欢——你,我早就爱上你了!”的那一刹那时,陈琼菲脑海里全是叶振华的影子。真心复信、虎口脱险、一起游玩、再入虎穴……一幕幕就跟发生在昨天的一样,那么栩栩如生、清晰可见——特别是那晚他俩偶遇歹匪被囚地室时的翻滚相吻、真情表白、耐心劝解、机智过人、太极神威、勇斗歹徒、患难与共……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里不断拥挤着、放映着。陈琼菲已心有所属——尽管他已得佳人而比翼双飞去了巴黎,但这是她的初恋啊!此时被他这么一表白,陈琼菲的思绪如此强烈地集中在一起迸发出了一股不可拒绝的回忆。  “为什么不让我说?为什么你又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张力海说出了第一句话便如释重负了下来,没有了羞涩、没有了畏惧,他的情感如一泻万里的长江势不可挡,“琼菲,你可知道……你可知道,自从我在夜校里发现了你便有一股不可名状的情感涌上心头。你——那么冰雪聪明、那么纯洁高贵,宛如天仙下凡使我春心荡漾……真的,是你使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原来爱上一个女孩儿的感觉是这样的美好。从此,你的美丽倩影便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了。那次的饭店巧遇是我精心策划的;那次的故意隐瞒是我见你和你的振华哥那么亲密而醋意顿生……你的上门求教我求之不得、你的每次来访我心花怒放,你的一频一笑、你的一举一动在我的脑海里都是那么地有形有神、那么地完美无缺!”  “我不明白——难道……难道我们这一辈子做校友、做师生、做朋友不好吗?”陈琼菲捂着双耳竭力地迷茫道,“为何你……你为何偏要捅破这层窗户纸直白白地说出了一切呢!”  “琼菲,暗恋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啊!”张力海的眼角淌下两行热泪,“特别是你那么一位与众不同的女孩儿且时时每周要与我在这里相处上两至三个小时——讲解时你靠得我那么近,我几乎能闻到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了。那香味使我如坠入云里雾里般产生了一种奇奇怪怪的错觉,那刻我必须要狠心地克制自己的陶醉与原始的欲望,还要面不改色地给你继续有理有据地分析讲解题目……你知道那对我有多么残忍吗?你知道吗,琼菲!”  “可我的初恋已经给了别人啦!我今生不可能……不可能再接受你的爱了……”陈琼菲不假思索地喊出了这句。她自己也下了一跳,叶振华在自己心灵中居然会如此敏感!不是吗?当一个少女第一次恋爱时,她是不顾一切的!那白马王子的印痕会烙在心头一辈子的,且叶振华又是如此的善良、又是与自己曾经一次次患难过……  “我……”张力海吃惊地望着她,但自己的那一颗痴心还是那么的有所不甘,“我不会介意的,你看过琼瑶的小说《一帘幽梦》吗?那个费云帆不也是爱上了心已属楚廉的汪紫菱吗?但他没有放弃硬是坚持着。在楚廉无奈地选择了她姐姐时,费云帆知晓她伤心欲绝、知晓她心已死亡,可还是勇敢地向她提出了求婚……他带她去了法国并陪她游玩了整个欧洲……最后回到台北与那个已离婚的楚廉再争夺汪紫菱的心,结果她才发现原来在这一、两年的共处时光里自己早已相互与费云帆共此‘一帘幽梦’了……由此可见,感情是可以逐渐培养起来的,人的心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转移的!我们这段时间不是相处得很默契、很投缘吗?”  陈琼菲心里一团糟再也听不进任何的话语,她默默拿过包起身走到门前却被张力海一个箭步冲上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按住了她已把在门闩上的手,表情紧张极了。  “琼菲,你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好吗?我真的……真的还有许许多多话儿要与你说!”他几乎要跪下了。  “力海,我能明白……能明白你此时此刻的心境,但这又能挽回一点什么呢?”她又度步回到了座位上,“而那只是琼瑶的一部爱情童话。你难道忘了裴多菲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吗?”  “琼菲,我知道……知道那只是一个美丽的爱情童话而已。”张力海摊着双手也坐下还是不依不饶地说道,“但我有信心能把这个美丽的童话在新世纪、在你与我身上把她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事实——我虽然没有费云帆这么多钱,也没有如琼瑶描写的那个费云帆英俊与洒脱……但,我的心是热的、我的情是真的、我的爱是永远不变的呀!”  “力海,如果你……如果你还这样纠缠着我不放,那么我们之间有可能校友、师生甚至连刚建立起来不久的朋友也做不成了……”陈琼菲已经感到是那么的身不由己了。  “我不在乎!真的,我不在乎……琼菲,我对你的暗恋已到了狂热的地步,如果再不释放出来的话,我这人将会精神不振,心也会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显得沮丧极了,整个人好象要将赴刑场似的。  “力海,你是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男人,我相信在未来或近或远的岁月中会有一位比我优秀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女孩儿出现在你面前与你共赴到白头的……”陈琼菲站起来轻轻拍拍他的肩道,“感谢你对我的这一片痴情,我会永远把你对我的这份爱珍藏在心灵深处的。但我还是……还是要告诉你一句——我俩……我俩真的不合适做一对恋人!下午5点30分,我还有个采访任务,我先走了……”  “我会永远在这里等着你回心转意的!真的,只要你愿意——我会永远在这里等着你回心转意的!”张力海在她关门的一刹那从痛苦中醒来撕心裂肺地狂叫出了这一句,“我——会——永——远——在——这——里——等——着——你——归——来——的,琼——菲——”  陈琼菲心乱如麻,她一口气跑到街边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回家。一打开门就奔进卧室,一看见那曾经有多少美好梦想闪过的床眼泪就再也不听话地自由而淌了,她猛地把自己扔在了床上,抱着印有斑斓蝴蝶的枕头痛痛快快地、尽心竭力地痛哭了一回……  床上的陈琼菲平时被恼人的思绪压得太重太久了,本想那夜囚室表白之后自己心中会如释重负般轻松下来。开始就可能被拒绝的滋味自己也曾想过——但一到真的如此,那感觉犹如一瞬间自己的心被插上了千万把刀绞得鲜血淋淋!可是在他面前,自己还要装成被他彻底说服的样子,其实,那句祝福的话儿一出口便觉得后悔不已,这不是等于给自己判了‘死刑’吗?那晚在他温暖如海的臂湾里她做了一个甜蜜的梦——自己穿上了洁白如雪的婚纱携着他的手喜滋滋地踏上了红地毯。醒来之后只有一束微弱的烛光,望望他一脸熟睡的模样鼻间还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呼噜声。她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吻,重新躺下

0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