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没有绑定微信,更多功能请点击绑定

老板骗了我七年,说要给我5%的股权

    我的哥们老K离职了,准确地说,是被一脚踢出了公司。整整7年,老K陪着东家一路搏杀,跟着项目高潮低谷,千算万算,唯独没算到会折戟在自己人手里。如今人至中年,仍是两手空空,而青春,却是扎扎实实流走了。
比公司倒闭更可怕的结局在于,你以为自己全程参与到了创业当中,他日成功必有回报,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所谓的“排头兵”,而只是低薪苦干,用完即甩的廉价佣兵。创业公司画的饼,总是看起来很美。当你走进一间犹如马云召集阿里巴巴十八罗汉时所在的闷热小房间时,这就意味着你开始慢慢进入创业公司的坑内,至于坑有多大,当时你还一无所知。

    2011年的夏天,整个山城异常闷热,从校招会上再次碰壁的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老K。一番交谈下来,老K告诉我,他打算放弃现在到手的offer,改去一家刚刚起步的初创公司。我认为老K的想法实在太过冲动,劝他再考虑考虑,要知道,招收老K的这家本地软件公司,声名在外,几乎是我们所有软件专业学生的梦想,老K的决定,在我看来不亚于疯了。和我一起持反对意见的,还有老K的女朋友。散伙饭上,老K再度重申自己的决定:“这个项目很有前景,给我面试的万总也特别真诚,只要我愿意入职,通过业务考核后,他愿意给到我公司股份。”那时我对股份的概念并不很清楚,但也知道是非常诱人的条件。我进而询问老K薪资待遇情况,老K却有意岔开了话题,只是不断向我描绘着对未来的憧憬:“华为你肯定知道吧,那些分了股份的初创员工,现在身价都跟坐了火箭似的,我要的不是一份死工作,而是一份事业。”散伙饭的最后,老K当着大家伙的面对女朋友发下狠誓:“小艾,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挣出一个未来。”小艾当场就哭了。

    回头再看,曾经的话语有多豪迈,后面的耳光打的就有多响亮。由于我和老K同在一个城市工作,平时得以经常碰头,可以说,我算是他这7年曲折经历的最佳“见证人”。老K加入的这家创业公司是一家游戏公司,最开始做的是一款类似《智龙迷城》的网游。据老K事后说起,上班第一天,万总就对他异常热情,还特意安排了一顿声势浩大的“迎新宴”,这更让老K觉得,万总是个靠谱的CEO,自己的眼光没有错。由于人少活多,老K几乎负责了对内项目进度的所有事务,加班成了常态,用老K自己的话说:“经常工作到凌晨2点,有时候直接通宵,忙得像个停不下来的陀螺,饥一顿饱一顿,节假日就更别想了。”

    2012年12月,游戏上线,挣了几十万美金,但老K的工资丝毫没有变化,还是4000元。为了节省开支,老K一直蜗居在一处地下室,长年累月的下来,年纪轻轻便落下了风湿的毛病,疼得厉害的时候,整个足关节都变了形。更要命的是,为了不让父母担心,老K每个月都会定期打钱回去,这期间,是小艾一直无怨无悔地拿自己的工资贴补着老K。“小艾真的是个特别好的姑娘,只有我对不起她。”关于那段“苦”过来的岁月,老K依然历历在目, “加入公司一年多,积蓄一分没有,还找人小额贷款了2万元,好几次都感觉快扛不下去了,但我告诉自己,胜利在望,我不能放弃。”

    2013年春节过后,老K和万总终于有了一次单独谈话的机会。老K委婉地提及当初的股权承诺,万总语重心长地告诉老K,之所以没有给他股份,是因为公司在创立初期股权不宜太过分散,否则会不利于公司的决策和快速发展。“不想股份太分散,可以成立有限合伙或者创始人代持”,被坑惨了的老K恨自己醒悟的太晚,“这根本不是不分配股份的理由。”不但如此,万总还让老K要把目光放远,不要太纠结于所拿股权份额的具体数量或者这部分股权相应的估值,而应该要把自己当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拿固定比例的公司股权。“在这里,你写的每一行代码,写的每一封邮件,都在影响着公司整个产品的架构和方向。相对的责任也更大了,走错一步,有可能带给整个公司的重创都是无法估量的。当挑战和责任并存的时候,你不觉得自己的价值在被无限放大吗?”约谈的最后,万总郑重其事地拍了拍老K的肩,“你放心,我说话算话。”再度被打了鸡血的老K,对此深信不疑。也许是为了安抚老K的情绪,几个月后,老K的工资翻了一番,涨到了8000元。但后面的事实证明,这不过是另一个陷阱的开始。

    自降薪资换股权,步步沦陷不自知,时间到了2014年年中,万总和老K有了第二次会谈,这一次,万总很神秘地把老K约到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店。“给你透露个风声”,万总压低声音,“最近有个风投看上我们了,现在不过是在走流程,只是估值多少的问题。我跟你讲,是拿你当自己人,这个话,绝对不可以跟公司其他人讲啊。”万总随即话锋一转,对老K说,为了顺利融资,他现在需要将钱全部投入到公司业务上去,好几个核心骨干都愿意自降工资,助公司一臂之力。听到这里,老K再也坐不住了,他用力拍着胸脯,为了公司的发展,自己也愿意降薪。当时的老K想法很简单,眼看着公司越来越好,自己作为公司元老,更有义务支持,要是公司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两利相权取其重,自己暂时降点薪又算得上什么。老K的表决心让万总十分动容,万总表示,自己这番话其实也是对老K的一个考验,老K没有让他失望,是时候兑现对老K的承诺了。万总继而告诉老K,他将给到其5%的股份,并且协议已在正式起草中。被这个早该落下的“馅饼”砸到的老K,激动的一夜未眠,接下来的好几天,老K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而万总也果真没有食言,几天之后,在万总的办公室,两人当场签下了协议,白纸黑字,盖章画押,这下老K心里终于踏实了。而与此同时,老K的工资再度降回到4000元,并且一直到最后离开公司,始终是这个数。但苦尽甘来的老K并不觉得委屈,在签完字的那一天,老K带着小艾来到了一家高端自助餐厅,难得的奢侈了一回,一路上,老K情绪高昂,他指着某处高档小区,搂紧小艾:“很快,这里也会亮起一盏属于我们的灯。”

    随着公司业务的蒸蒸日上,以及融资轮数的不断增加,老K越发干劲十足,在他看来,属于他的那5%的股份也在水涨船高,等到公司上市的那一天,也许自己就能财务自由了。好景不长,回过神来的老K突然发现,公司在潜移默化中,有了更多新变化,而这种变化,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危险。同一期的老员工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空降“高管”,这些人大多履历光鲜,背景深厚,一进公司便被予以重任。渐渐地,老K所带领的部门开始边缘化,先是部门的人员变相地被调动,接着是以各种借口缩减预算,到后来,干脆连在做的项目也一起被裁撤了。到了这个地步,老K终于忍无可忍,他急切地想要找到万总“讨说法”,但万总却好像有意和他玩起了失踪,打了多次太极后,老K终于在公司楼下成功堵到了万总。出乎老K意料的是,万总的回应相当冷漠,他甚至没有耐心听完老K的话便粗鲁地打断,更是直言不讳地对老K摊了牌,现在的老K对公司已经没有什么价值,摆在他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立即走人,要么留下成为现有某个部门中的普通一员。

    7年日夜颠倒的创业奋斗,却换来这样令人寒心的结局,老K根本无法接受,而更让他无法置信的是,这个背后捅刀,将他一次次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竟然是他最信任的万总。而今他唯一的底牌,只剩下了当初那份股权协议。“你现在走人,我还可以念在过去的旧情上,给你一笔遣散费。” 换了一副嘴脸的万总不屑道,“想要当初的股份,我恐怕你不够格。”老K终于死心,希望中的鲜花大道彻底变成了虚幻大梦,从最开始创建公司,这个万总就已经定位好了,以后招募的所有人都是被利用者,他先是用股权做诱饵忽悠一大批人来跟他一起创梦,到有一天成熟时,再将所有人随意踢开。

    飞鸟尽,良弓藏,人性的丑恶面让人既恶心又胆寒。股权协议成废纸,维权无果遭驱逐,失意的老K决定仲裁,我为他联系到了自己要好的律师朋友。在看完老K手里的股权协议后,律师朋友不住摇头,直截了当地告诉老K,仲裁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份协议漏洞百出,从一开始,就是个做好了的局。“首先这个协议上没有比例设定,就算给你写了10万股,但10万只占万分之一,又有什么用呢?”律师朋友给我们分析道,“再来,股权合同规定得一直在职,不然1元回购所有股份。而且,股权合同CEO的签名用的是并不是公司法人名字,而仅仅是他对外称呼自己的一个名字,这个签名有没有法律效应还要存疑。现在去争这个5%的股份,显然是没有胜算的。”律师朋友还告诉我们,像老K这种情况还不是最惨的。曾经有一个案子,是某公司创始人为了挖一个CTO,承诺给15%的干股。创始人转让了15%股权,转让价格为0。而后面的现实情况是,这家公司注册资本是1亿,公司创始人是认缴出资。创始人转让15%股权给的同时,也把15%股权对应的1500万出资义务也一并转让给了他。简单来说就是,这个CTO拿了份贵得吓人的干股!还有一种最恶劣的情况是,公司创始人为了转移风险,在公司风险较高时,让你来入股,当公司经过你的助力走向正轨后,又把你所持有的股票转移成了债券,你承担了超高的风险,却没有取得与之对应的回报,这是当前很多创业公司中创始人坑技术骨干的手段。
 
    人性本就逐利,更别说是面对几百倍上千倍的利润,而这其中既没有上断头台的风险,还没有任何损失,只是顶多在道德良知上会有些愧疚,但相较能够获得的财富名利,道德良知又值几个钱,这些CEO的底线也从来不会是道德。当夜,老K喝得酩酊大醉,30岁的大男人,在大街上哭的涕泪横流,接到电话的小艾急匆匆赶来,两人忍不住一起抱头痛哭,也是这一晚,老K向小艾提出了分手,他不忍心再拖累于她,以前的他们,也曾为生活的艰辛争吵过,小艾却从未选择过离开,但这一次,小艾答应了。老K说,除了风湿,他现在还患有恶性高血压、肾纤维化,在外打拼7年,最后却是一无所有。我劝老K,人生和投资一样都需要及时止损,继续投资你最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件事上,可能会让损失无限扩大,既然无法扭转事实,不如打起精神重新站起。

    消失了整整3个月后,上周五,我最后一次见到老K,他已在老家找了份工作,薪资待遇还可以。我问他为什么不继续留下,老K自嘲,这座城市的房价接近2万了,还在不断看涨,只怕再拼个7年,他也买不起,眼看着父母年事已高,自己不想无能到还要他们继续操心。而他如今的身体,也已经住不了地下室了。老K掐灭手中的烟,他的手机屏保还是小艾的照片,忍了又忍,老K还是告诉我,小艾已经在家人的安排下相亲成功了,也许很快就要结婚了。话语中的心酸,令我无端难过。老K转身离开,中年后更残酷的生存压力让他步履蹒跚,他背对着我挥手告别。我知道,记忆中那个怀揣一腔赤子心的少年老K,再也不会回来了。

    《罗辑思维》中,老罗说了一段话:理想和现实利益之间的关系,就是我有我的理想,你有你的理想,我们互相尊重。如果你想把我的理想,纳入到你的理想体系中来,可以!请用利益来说话,用利益的方式尊重他人!不知从何时起,创业公司变成了“苦逼”的代名词,而这种苦逼,又苛刻的要求加入它的人一起承担,于是为了说服更多人, CEO们纷纷开始画起持股的大饼,将无数和老K一样的热血青年忽悠套牢,驱使他们为之干着最累的活,拿着最少的钱,奉献着最宝贵的青春。且不论这些公司能否活下来,就算拿到了融资,这些承诺最后也大多不会兑现,不过是一种诱使你不断投入的“胡萝卜”,尤其是股份,创始人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拿不到,而你无可奈何。这感觉好比你在前方打仗,多数时候还要顾着后方放冷枪。

    如果你已经决定加入一家创业公司,对方恰好也无比真诚地答应给予你股份,一定要在最短最快的时间内将它白纸黑字的确定下来,如果对方说“把蛋糕做大了才有的分”这种胡扯,你应该转身就走,连画的大饼都舍不得分的人,等真有了蛋糕可能分给你吗?在自己最有价值的时候提条件,而不是等到自被公司踢出时才反应过来。还有别怕麻烦,记得让专业律师帮你看看相关条款,否则更大的麻烦会找到你。

   创业是一场厮杀,不仅在外部,更在内部,有时内部的厮杀甚至比外部更激烈。你要做的就是使出一切手段保护好自己的权益,因为他人时刻都在算计着如何侵蚀它们,就算你降薪50%,这些人也只会天天想着你的性价比。
   
  请牢记,一切以股权激励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耍流氓!

25 个评论

游客无法查看评论和回复, 请先登录注册